2021
04.02

【 .】,精彩免费!

酒不醉人人自醉,高杰在总兵府设宴款待两个曾经共患难的伙计,山珍海味饕餮盛宴,然则刘泽清却食之无畏,只顾着喝酒,数杯下了肚便有了些醉意,加上路途疲劳竟有些昏昏欲睡。

但高杰兴致高啊,举杯连连,嘴里滔滔不绝吐沫横飞极尽显摆,刘泽清恨不得撕碎了他的嘴。

这顿酒喝的极其无味,却极长。

三人在酒桌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时而扯皮时而言及军务,不知不觉竟尽一个多时辰,正要散席时常宇回来了。

见面自然少不得一番客套,刘泽清脸上才起了些喜色,然则此时醉意已深,常宇便让三人先去歇息,待晚间再叙。

三人各怀心思睡的昏天暗地,常宇却没这般清闲,出了总兵府去了附近一家茶楼包间,里边已有几个锦衣卫等候多时。

关门密聊半个多时辰常宇方才返回总兵府,问了高杰尚在熟睡并约见刑夫人。

不多会刑夫人便带着一个年轻人来了大堂,常宇见年轻人不过二十左右,体格健壮一看就是练武之人又见两人关系亲近心中一动脱口而出:“可是令甥李本深?”

刑夫人一怔,这小太监简直太神了吧,那年轻人也特别有眼力见不待刑夫人回话就向前深深一拜:“小侄拜见督公叔父”。

常宇猜的没错,这年轻人正是高杰的外甥李本深,历史上他在高杰死后以提督代将后来投降多铎在贵州当提督,后来跟着吴三桂造反,后又投降,被清廷磔于市也就是分尸。

不过他此时还在高杰手底做事,协助刑夫人管理后院,此时被刑夫人带来见常宇其意不言自明,果不其然向来爽快的刑夫人开门见山道:“也不是外人,就带来给小叔看看,堪用就用,不堪就留在家里帮着手”。

电眼姑娘化身纯纯女仆极致可人

“男儿志在四方,大丈夫当出去闯荡一番事业窝在家里算什么事”常宇微微一笑,李本深大喜,躬身叩首:“多谢督公叔父提携”。

常宇心理叹了口气,这人本事不知道有多大,但嘴巴是真甜啊,随后便将其挥退,他有要事同刑夫人商议。

“嫂嫂,自家人我也不拐弯抹角了”常宇帮刑夫人沏了茶:“吾奉旨南下剿匪率部数万之众,然朝廷吃紧粮饷则要自行筹备,这剿匪打仗其实就是砸银子,否则别说剿匪平乱了,只怕自个儿就乱了”。

刑夫人微微一笑:“嫂子可是听了小叔弄钱弄粮食的本事大的很啊,从京城两手空空出来,眼下已是盆钵满了,难道还不够?”

常宇苦笑摇头:“嫂嫂也是出身军伍,不管往年在贼军那边还是现在都是掌管钱粮的,应该是懂行情的,几万兵马便是平日消耗也是惊人何况是战时,有时候打一场硬仗全靠银子砸!”

刑夫人略显尴尬的点点头:“小叔既然开口了,那就说个数吧,不过嫂子把丑话说在前头,外边疯传义兄如何敛财自肥实则空穴来风泼脏水,何况他手里还有万余张嘴吃饭,所余并不多”。

“嫂嫂,众人拾柴火焰高,您不会不知吧”常宇微微一笑,刑夫人心思聪慧点了点头:“这样吧,按照小叔的规矩来,嫂嫂替义兄做主捐粮万石,银万两,出借粮五万石,余下嫂嫂发起城中富绅募捐所得皆归如何?”

“和聪明人打交道就是爽快,若是我那义兄在少不得又要多费口水”常宇哈哈一笑,刑夫人也笑了:“那就这么定了”。

常宇摇摇头:“嫂嫂虽然聪明,但义兄豪爽,这点嫂嫂还得多向义兄学习”。

刑夫人一怔随后苦笑:“看来小叔是嫌少了,他是不当家不知财米油盐贵啊……”话没说完就被常宇打断:“那是嫂嫂不知我义兄在外边捞了多少”。

“嫂子岂能不知,但……那是要抵三年粮饷的啊”。

“是呀,那儿已足够抵三年粮饷,城中存粮放着也是放着,而且又怎么可能只余万石,嫂嫂留那么多在仓里等这发霉呢”常宇轻笑,刑夫人则脸色凝重:“灾年手里攥点粮食总归是心安啊,这年头谁知明儿是阴天还是晴天,小叔咱们现在是一家人,总归要多为义兄着想点呀”。

常宇见他这么说,也收起脸上笑意,认真道:“嫂嫂,既是一家人若是逢了阴雨天的,我岂能袖手不管,如今兄弟捉襟见肘若嫂嫂出手相助,他日定然涌泉相报!”

刑夫人听他这么说,长叹一声:“那嫂嫂就多借些?”

常宇苦笑摇摇头:“嫂嫂可真的是会守家过日子啊”他本意是想让刑夫人多捐些,可刑夫人不上道,可以多借不多捐。

这也让常宇长了记性,往后这种事还得和男人扯,男人好面子,就是没有都得打肿脸充胖子。

不然既然这么点了,刑夫人都不松口,常宇也没必要再舔着脸要下去了,那样会让两人都很尴尬,影响团结。

“粮草事宜便有劳嫂嫂了”抛去别的不说刑夫人管钱粮业务是专业的,常宇很放心将这担子扔给她,募捐的粮食可直接入库或者运往北方赈灾,至于南下大军其实并不需要携带太多,毕竟南边还有很多冤大头呢,只要能保证一路开销就可以了。

常宇和刑夫人聊了近半个时辰方散,他领略到了的刑夫人的会过日子,会打算盘,但刑夫人何尝不感慨,这小太监的心机让人望尘莫及,她和高杰想尽办法来捆绑小太监,小太监就能趁机杀熟。

高杰三人一觉睡到傍晚,醒来后却发现常宇不在府上,刑夫人也不在,本以为出去溜达去了,毕竟小太监好动坐不住。

三人在凉亭里喝茶醒酒闲聊,只是左等右等眼见天已黄昏依旧不见常宇身影,正欲令人去寻,门口守兵急急送来口信,小太监已出城南下了,并令其三人最迟后天立刻发兵南下。

竟然不打招呼就走了,三人略显惊讶,却也知道小太监就是这么个风格加上南边军情比较紧急他先走一步也在情理之中。

“毕竟不是个太平年头,能在家里带上两三天已算稀罕事咯”高杰伸了个懒腰:“两位老兄在徐州好好玩个痛快,咱们后天拔营”。

玩个妹啊,刘良佐觉得无所谓,可刘泽清不那么想,已经被占了先机,如今和小太监哥俩好,我他么的投了血本却连几句热呼话没说上,于是他决定连夜拔营去追小太监,这一路得好好套个近乎,争取也拜个把子,于是便以军务紧急还是早早上路为妙,要提兵出城。

高杰虽神经大条,但不傻啊,军务紧急?就是他么的再紧急后边大军没到,手里这点人去了能干啥,分明就是找借口去拍小太监马屁,他虽知道小太监必杀刘泽清,但也不想给亲近其机会,何况自己也得趁热打铁多巩固下关系,于是也拍板决定,要走一起走人多热闹。

但三人都是数千兵马拔营可不是所走就走,至少要把粮草带了,这一折腾直到大半夜才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