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04.02

   人逢喜事精神爽,高第一夜之间心情在好与坏的两个极端切换,昨晚以为自己要完了,即便能全身而退前途非也废了,哪知回到山海关后短短不足两个时辰小太监就同他言和了,事情转机之大之快令自己恍若做了个怪异的梦,非常的不真实。

   但当晚他睡的很踏实却是真的,一大早醒来就发现外边刮起了雪沫子,这种天气最是阴冷阴冷的,但高第心情却很愉悦,今儿他得内查一下,到底是谁他么的诬告自己的。

   他曾探问过小太监,但常宇给他说了个什么保护举报者的隐私,什么什么鬼啊!

   抓内鬼之前他得先去给常宇请安,这也是一种潜规则,按理说他堂堂一镇总兵没必要给太监请安问好,话是这么说,可权监的威势在那摆着,何况昨儿刚放自己一马,你得懂事懂规矩。

   本以为自己起的够早的了,哪知去了常宇院子前却得知他出去锻炼了,正讶然时就见身着单衣的常宇满头汗回来了:“这么冷的天,督公小心着了风寒呀”。

   “本督练武之人,从不知风寒何物”常宇哈哈一笑,他早起和王征南等人先跑了十公里然后又打了几场,浑身通畅舒服的不得了。

   常宇洗漱之后在大堂和高第一边说着闲话一边吃早饭,朱慈烺和朱媺娖也起来了,走进大堂:“常宇,我要去登长城”。

   “行,吃了饭就去”常宇点头应了,旁边的高第的眼皮跳了起来,不对劲,不对劲!

   这两个少年……不对那是个女孩儿,这两人身份不简单,他原本以为两人也都是太监,宫里头像这种年轻清秀的太监并不罕见,只是,高第怎么都想不出来宫里的太监有哪个敢见了常宇不请安问好还直呼其名的。

   所以这两人绝不是太监,又想到路上所见常宇的亲卫对这那少年的态度……艹!高第突然就意识到什么了。

   他虽没见过太子也没见过公主。

   但现在他可以肯定眼前两人绝对大明的太子和那个坤兴公主了,因为两个人的年纪符合,而且看面相和崇祯帝有相似之处,高第是面圣过的。

   小脸大眼睛女生纯白色球鞋学院风写真

   天啊!这,这,高第一时间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有生之年竟然能遇到这种事,大太监带着太子和公主出宫到边关来溜达???

   若仅是带太子勉强也能接受,还带着公主!

   更重要的是常宇随扈不足百人,这也太托大了吧。

   崇祯帝的心也太大了吧。

   常宇从高第的脸色变化便知他瞧出朱家兄妹的身份了,这也无关紧要本也没刻意隐瞒他,否则又怎么能让他看破。

   “意外吧”常宇笑了笑了

   高第苦笑点点头:“当如晴天霹雳震的七荤八素”。

   为何苦笑呢,他有种感觉是小太监故意让自己知道的,自己知道了不光不敢走漏消息还得小心翼翼的保护着,假若这兄妹了出了事,自己不知道的话啥事没有,但自己知道了必须要连带担责的呀。

   这小太监真是蔫坏蔫坏的。

   吃了早饭,朱家兄妹就催着常宇赶紧出门,高第还有公务要处理就不作陪,其实他也知道自己若在旁边的话这些人也玩不尽兴,自己也浑身不自在,便派了十多个家将跟随还准备了三架抬椅以备不时之需。

   蒋发上了年纪加上今天风大天寒常宇便没让他跟着去,蒋发也正好抽空好好研究一下血蝙蝠。

   亲侍除了蒋发外全部随扈,常宇又带了十余亲卫,至于高第的那十多个家丁只能远远跟随,无令不得靠近。

   刚上长城兄妹俩就产生了分歧,朱慈烺要沿着长城上山,朱媺娖要去看昨晚没看见的大海。

   最终常宇做了决定,让宋洛玉带几个人陪坤兴公主去老龙头看海,而他则带着朱慈烺去长城外边的东罗城溜达等候坤兴公主,回头在一起上山。

   城上风大,但难阻朱慈烺的兴致,常宇带着他上了东罗城头,将山海关整个城防工事一一给他说了,便问:“考考你这太子也肚子里都装了多少货?”

   朱慈烺变得紧张起来了,他知道常宇的考题绝对不是诗词歌赋也不会是四书五经。

   “可知这山海关何时所建?”

   “隋时始置,本建在抚宁东二十里除,太祖时命中山王徐达重修关城,将城东移六十里,因为依山傍水取名山海关,是也不是?”朱慈烺脱口而出。

   常宇点点头:“山海关非一日建成如今规模,咱大明朝至今已两百七十六年了,这期间不断建不断修直至今日这个固若金汤的防御体系才算打造完成,数百年间朝廷投入大量人力物力,中山王徐达,戚少保,孙承宗等在此出过力流过血,你可知为何?”

   朱慈烺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咬牙切齿道:“自是为了防备那些狗鞑子,以抵挡其一步步蚕食我大明疆土,山海关初建时,设有一卫、十千户所,驻军万人,以侯伯统之。随着局势的变化,山海关从一个关城,逐渐升级至路城,前些年辽东出事后,又升级为山海镇,地位和九边重镇之辽东镇相当,镇守山海关的均为重臣名将,朝廷对其日渐重视,只因为这是大明的最后堡垒了,若为其所迫,后果……很不堪!”

   常宇点头赞道:“看来肚子里还有点货,因山海关所阻这十余年来鞑子数次绕道入关,既然尚有其他进口入关却又为何要不遗余力死磕这山海关呢,还有你可知道除山海关外,鞑子尚可从哪里入关?”

   朱慈烺低头想了一下:“除山海关外,鞑子尚可从喜峰口,古北口,和居庸关入关”。

   常宇点头:“既有三处可入关,为何还要死磕这里呢?”

   “这个……”朱慈烺皱了皱眉,挠了挠头,常宇看了他一眼:“你可知喜峰口又叫什么?”

   朱慈烺想了想:“卢龙道,三国时曹操北征乌桓都的就是卢龙道,这个很有名的”。

   “既然很有名,那你当知曹操为何不从这儿直接沿辽西走廊行军,却要翻山越岭呢?”

   “辽西走廊?”朱慈烺一怔,常宇便为他解释,乃山海关到锦州这数百里的统称。

   朱慈烺哦了一声:“这个我知道,因为那个时候这辽西走廊多是沼泽遍地积水,而曹操发兵时正赶上雨季,根本无法通行,经过上千年的沧海桑田如今这里已成了你口中的辽西走廊了”。

   “那回到刚才的问题上,现在可以解答了吧”。常宇笑了笑,朱慈烺哦了一声猛的拍手:“山路不好走,自是没这辽西走廊阳光大道轻便”。

   常宇看向远处的山头轻轻一叹:“跋山涉水翻山越岭,崇山峻岭羊肠小道崎岖不平,对于中原士兵尚还好,但对于那些在马背上策马扬鞭的游牧民族来说无疑是种折磨,而且这三条路只有居庸关可通饷馈,也就是说喜峰口和古北口只通人马不通车,这样鞑子就无法携带辎重入火炮,攻城器械等,这也是前几次他们入关之后直掠劫不攻京城的原因”。

   朱慈烺听的认真,不时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