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04.01

陈家别墅餐厅简直变成了宴会厅,长长的餐桌上,简直摆满了满汉席。

一位雍容华贵的女子,冷峻的面容上,一双眼睛犀利的吓人。

从她的面容上看,就像是三十出头的女子,其实她已经四十多岁。

而她的身材依然保持的和少女一样。

现在她和陈紫萱相邻而坐,看上简直是一对姐妹花。

在女子的左边还坐着一位精神抖擞,年龄和陈恒通差不多的男子。

男子的霸气,看上去比陈恒通还足

而威震江城地下世界的陈恒通,却面色紧张的坐在女子的对面。

确切的说他孤立地坐在女子、陈紫萱和霸气十足的男子三人对面。

同时,在女子背后站着三个派头十足的保镖,整个餐厅的气场都变得让陈恒通很压抑。

给陈恒通的感觉,这里已经变成了别人的家。

不但他有这种感觉,陈紫萱也是如此。

花仙子的唯美朦胧写真

女子却很舒适随意,不停地给陈紫萱夹菜。

而陈紫萱却一点胃口都没有。

这时,林飞已经走了进来。

“巧了,我还没吃饭,赶上饭点了!”

说着林飞很不客气的,坐在了陈恒通旁边。

陈紫萱和陈恒通看到林飞的瞬间,那眼中的沉默和无奈都变成了浓烈的希望喷涌而出。

因为两人确实被这个女人和霸气的男子压制着,尽管在自己的家,生活起居都受制于人,简直像是坐监狱一样。

女子自然是陈紫萱的生母何叶君,而男子却是何叶君现在的丈夫贺军。

何叶君和贺军眉毛都是一拧,同时有些诧异,林飞是怎么进来的。

要知道整个陈家别墅都被他们的人把守,防守简直水泄不通。

这个年轻人,却轻易的进来了!

不等陈恒通和陈紫萱说话,林飞就笑着望向了何叶君。

“听说紫萱的妈妈回来了,我特意来看看,想必对面的女士就是吧?”

“你是什么东西?谁让你进来的?”何叶君一脸的倨傲和蔑视。

陈紫萱立即道:“他是我男朋友林飞,自然有权利出入这里。”

“以后这里你和你爸说了都不算,我说了算。”何叶君就像是女王一样盛气凌人,而且富贵逼人。

她挥动一下玉手,手腕上的玉手镯子,闪耀着珠光宝气。

而且,她浑身佩戴的钻石珠宝,都特别的亮眼。

比如,脖子上佩戴的梦幻海洋钻石项链,价值两千多万。

所以这个女人的高傲和富贵逼人的气质,简直就是从骨髓里透射出来的。

很多强大的男人,在他的面前,都抬不起来头。

此时,看陈恒通就会明白,这个女人的气场有多强大。

陈恒通在她的面前都会变得自卑!

陈紫萱皱着眉头,猛地捏紧了拳头,想说什么,却被何叶君一个犀利的眼神瞪得憋了回去。

林飞将陈恒通和陈紫萱的憋屈都看在眼里,冷哼一声。

“晚辈斗胆问一句。我认识紫萱这么久,你都去了哪里?”

“小子!你有什么权利质问叶君!”对面霸道的贺军,目光犹如残忍的恶狼一样盯向林飞。

他霸道的肆无忌惮:“告诉你也无妨,叶君一直和我生活在一起。”

“哦!”林飞目光又冷了几分,“这么说,你现在是阿姨的丈夫?”

“没错!”贺军嘴角一扯,狠辣的眼神横扫场,似乎陈恒通和林飞都成了他眼中的猎物。

林飞突然哈哈哈大笑起来:“也就是说,你们两人在鸠占鹊巢!谁给你们的权利?”

“去死!”贺军没有过多的废话,猛然将手中的叉子,对着林飞的咽喉飞射过来。

可以说,杀人就在他的一念之间,霸道狠辣。

林飞嘴角浮现一抹狠厉,猛然探出两根手指,直接将飞来的叉子夹住。

同样没有废话,将叉子反射回去。

嗤!

一声犀利的破空声,叉子直接将贺军按在桌子上的左手钉在了上面,鲜血直流。

这一幕惊呆了所有人!

贺军痛得大吼:“给我上弄死他!”

听到命令,几个保镖快速向着林飞冲来。

陡然林飞的气势节节攀升,那股睥睨天下的气势,让他瞬间给人一种君临天下的压迫感。

“我劝你们谁也不要动,胆敢靠近我,我保证一巴掌拍碎你们的脑袋!”

林飞的声音并不大,却像是雷鸣一样在众人的耳朵内轰鸣。

那几个强大的保镖,惊骇的硬生生停住了脚步,愣是不敢再靠近林飞分毫。

何叶君的目光也只是微微一颤,依然显得淡然从容。

“有两把刷子!但,你在我面前,不值一提!”

林飞冷笑:“女人太自以为是了不美!请问,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耀武扬威?这里欠你什么?”

“你是第一个敢这么和我说话的人!”何叶君的目光也变得冰寒,更加的盛气凌人。

“我生了紫萱,她就欠我!别说我要他们父女一套别墅,就算要光他们的所有,他们也应该感觉到无限的荣耀!”

在她看来她做任何事情,就是理所应当。

别人能为她而牺牲,就是无限的荣耀。

不得不说,这种自恋到疯狂的女人,真的很让人讨厌。

林飞的目光又冷了几分:“你就从不考虑别人的感受?”

“没有人配我放在心上!”何叶君的盛气凌人,已经浓郁的能滴出水来。“现在,你跪在我的脚下,我可以给你一个光明的前程。”

“好好说话!”

林飞毫不客气,抓起桌子上的一杯酒,直接对着何叶君的脸泼了过去。

哗啦!

酒水激荡在她脸上的声音特别响亮。

一瞬间众人的眼睛都看直了眼!

因为,真的没有人敢对何叶君这么做。

何叶君的家族可怕,她本身的武力值也很可怕。

为什么陈恒通自卑?因为陈恒通想用武力收拾和叶君,他都不是何叶君的对手。

看上去何叶君富贵逼人,更加逼人的是她有一个强大的爹,还有她本身武力强横。

与此同时,剑拔弩张的气氛,也骤然形成。

何叶君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声:“都愣着干什么,上,往死里打!不服我何叶君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