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04.01

av在线小视频

吴孟明走后,常宇站在街角咬着手指头看着距离不到三十米的王府东门问身边春祥:“我怎么觉得今天王府大门不好进啊!”

春祥大笑:“大哥意思是这短短几十米还有人找?”

常宇苦笑,左右看了下,径直朝王府东华门щЩш..1a

东华门是王府东门,也算一个正门,但平日间很少打开,王府的仆从有专门的偏门进出,城中官员富绅拜访一般都从正门也就是南门进入,这种侧正门除非是王爷出入,否则平日根本不打开。

又恰临当下形势,王府侧门偏门一律紧闭,以至于常宇敲门瞧了半天才有个虎头虎脑的家伙露出脑袋:“干啥的,找谁啊?”

很显然他不认识常宇,加上常宇等人穿的也都是便服。

“王爷在府上么,麻烦通报一声!”常宇站在门口看风景,春祥在搭话。

“不在!”虎头家伙说着哐当一声把门关上!

我擦,常宇一怔,还没来及反应过来,方三上去一脚把门踹开:“瞎了眼的狗东西,厂公大人在此,胆敢如此无礼!:

家丁被撞了个狗吃屎,本要发怒,突听闻厂公大名,顿时蔫了,他虽不认识常宇,但却知东厂提督此时在太原城,而且听说来王府好几次,但却不知道是眼前这年少人,于是连连告罪,却也在此重申:晋王的确不在王府!

不在家正好,不然撩妹子还放不开呢,常宇心中暗喜:“麻烦通报一下小郡主,就说咱家求见!”

“郡主也不在府上”虎头家丁磕磕巴巴说道,神色显得极其不自然!

烛光中的女孩静谧迷人的风情

哦,常宇一怔,随即想到朱芷娥本就喜欢跟朱审烜出门,却也没多想:“那晋王爷去哪里你可知晓?”

“听说去了西边海子”

大冷天的没事还去海边吹吹风?还带妹子去吹风,朱审烜这小子脑回路与众不同呀。

常宇离开王府,决定要去寻朱审烜,确切说去寻他妹子。

一行人并未骑马,绕过王府朝正西走去,天气虽冷街上却拥挤不堪,毕竟数万难民一下涌进来那可热闹的很呀。

即便难民营和寺庙都安排了,但依旧不够,而且这些难民也不会老老实实的呆在原地不动,先前在城外干活还好,如今禁止出城,少不得在城中四处溜达。

难民古往今来都是让当政者头疼的一件事,龙蛇混杂,治安是头等大事,加上吃住还要安排好,不然便是一个潜在火药桶随时大爆炸!

这点常宇已经尽其所能做到了极致,暗中有锦衣卫东厂的人盯着,明面上特有安排一支军队24小时城巡视,震慑宵小,至于食宿问题,特设了难民营,以及要求城内所有庙观开门接纳,同时开设粥棚提供一日三餐,撑不着但也饿不死你!

有吃有住基本生活保障有了,若还不能安分守己,做些违法乱纪寻恤滋事那就不能怪常宇心狠手辣。

城西较偏,空地较多,难民主要扎营于此,也是最混乱之地。

常宇一行故意从中穿过,暗查民情,所见尚好,难民营虽拥挤不堪,人群扎堆闲聊者居多,但观神情还是比较轻松。

换句话说,这些难民除了承受背井离乡之苦,生活却远比先前好太多,要知道在这个战乱加饥荒的年头,有口饭吃都是奢侈,而此时虽流连失所,却吃住无忧,更让他们心花怒放的是先前在城外做工还赚了很多外快,那可是白花花的现银呀。

耳听他们谈笑风生,说的大多是等战乱一过回乡如何规划生活,常宇心中也是长叹一声,战乱何时能过去,或者当他们知道那所谓的家已被周遇吉一把火烧光以及被贼军拆光的时候又当怎么想。

穿过难民营便到了城西。

太原城西两个城门,西北阜成门和西南振武门,常宇此时刚走大正对着阜成门的万安寺旁边。

寺庙外墙聚满了难民,同样扎堆成群的无所事事。

“寻人问问去”常宇抬手示意,王府家丁说朱审烜去城西海子,但具体不详,要知道整个城西从西北到西南海子遍地,何处寻他。

不过堂堂晋王出行,随从定然不少,若在附近必然有目击者。

亲随很快回报,先前朱审烜带领骑手三五十人便在万安寺西边的饮马河畔,后因围观难民太众,朝南边文庙方向去了。

常宇一行人匆匆朝文庙方向行去,堂堂文庙是祭祀孔夫子作为文人道统的一种精神寄托所在与寻常寺庙性质大不相同。

但在常宇一到军令下来,此时作用相同,同样要收纳接济难民,听说最初太原文人士子听闻后异常反感,圣人之足岂容山野白丁踩染,齐聚之下寻蔡懋德讨说法。

老蔡忙于太原军务,虽也是文人领袖,但此时哪还有心情管这种七七八八的杂物,仅说此令乃东厂提督所发,且非常之时,当行非常之事……实在不行你们自己去找东厂的人说道去……

事情总算暂时压了下来,不过依然有些士子自发到文庙维持秩序,其实就是找茬,和难民们爆发一些口角,但却也不敢太为甚,毕竟东厂和军方的人随时都可能以寻恤滋事把他们拿了。

“文庙之南水西门旁西海子有人打斗,禁止旁观有可能是晋王”随从匆匆来报。

常宇眉头一挑,打斗,随即意识到可能是朱审烜在操练!

城西大小海子数个,西海子和南海子为最,南海子在太原城西南角,西海子在振武门和阜成门之间,和南海子仅仅隔着振武门。

这小子到是劲头十足啊,王府里操练家丁,现在还跑到野外海子边又训练什么人马!常宇心中好奇,加快脚步。

天气虽冷,海子又是荒凉偏僻之地,但却不乏人头攒动,主因还是城门关闭,难民无处可去,四处溜达看看风景,捡捡破烂之类。

未及振武门,远远便见海子岸边站满了人群,远处隐约传来呼喝声。

常宇一行人刚走进,想要穿过人群的时候,便有好心人提醒:“勿向前,王府的人在打架,过去挨打的”。

常宇一行轻笑,未做理会,径直走了过去,远远便见海子旁边几十匹战马在来回奔驰,马上人手持长物在互相攻击,伴随着呼喝声。

远处两匹快马奔来,厉声呵斥:“闲杂人等勿要靠近,退回去!”

常宇不答话,两匹快马驶进,略一停顿,马上人跳下俯身行礼:“见过厂公大人”。

“王爷在此地么?”

“在!厂公大人请!”二人随即引路先行通报。

原来是在操练王府侍卫!常宇注视这海子岸边那群捉对厮杀的骑士眉头一挑。

藩王禁止养私兵是明规,但王府侍卫却是正儿八经的职务,不过也有苛刻条件,比如不能超过多少人。

眼前最多不过三五十人,常宇并不知晓是否超过朝廷的规定,但想来最多也只是刚压红线。

家丁一向都被视为豪门私兵,吃的好穿的好装备也好,同样也被训练的骁勇异常。

不过作为王府侍卫,也同样勇武,毕竟他们吃的就是这行饭!

眼见马上骑士个个五大三粗,膀大腰圆勇武有力,常宇竟然生出一股豪气,很想上去和他们斗一斗!

“就知道那贼眉鼠眼的家伙骗了咱们”常宇正在沉思,身边春祥冷哼一声,让他一愣。

“谁骗了咱们?”

“王府那个看门的呗,您瞧瞧这哪有郡主的身影,就说嘛,堂堂郡主出门难不成还要给一个看门的打声招呼,又不是从东门出来的!”

春祥撇着嘴数道。

常宇又是一愣,虽然哈哈笑了,对着春祥伸出大拇指,“我竟没想到这!”心中却疑惑那看门人为什么要说谎,还是说郡主去往别处了。

心中想着环顾四周,果真没见到朱芷娥的身影,却看大朱审烜一身软甲,雄赳赳气昂昂的纵马前来。

“厂公为何而来?”

朱审烜立马五步之外,手中握一长杆,长杆一头用厚布包裹,整个人看上去气势十足。

“来找你妹子”常宇嘀咕一声。

啥?朱审烜眉头一挑!

“来寻王爷切磋一下”常宇看着他手掌长棍淡淡一笑:“王爷马上功夫如何?”

朱审烜微微一怔,随即大笑,手中长棍横在胸间:“本王十招之内将你挑落马下”。

“咱家成名绝技乃三步一杀”常宇哼了一声,随即招手,立刻有王府侍卫牵马取棍送来。

见常宇翻身上马,春祥微微摇头,嘀咕一声:“俩爱吹牛逼的凑一起了!”

“春祥公公您意思是说厂公大人在吹牛么,怎么小的先前听说在大南门城楼上厂公一招间就将小王爷打趴了!”方三闻言凑过来了。

春祥笑而不语,站立格斗还是地面缠斗这个时代能打过常宇的不多,但是马战,这位厂公大人,嘿嘿……外人不知晓,可是亲兵们是亲眼所见,贼将郝摇旗一个照面就差点将他斩落!

术有专攻,马战是常宇的弱项,他也承认,但他更愿在磨练中成长。

横杆立马,常宇告诫自己要知耻后勇,面对一脸轻笑的朱审烜他不敢大意,这个他曾经抬手间就能打趴的小王爷,此刻在马上神情如此自若,那想来是有几分自信了!

没有再多废话,确认过眼神,两人纵马冲杀,近身挥舞手中长杆,刺,点,撩,劈。

几个照面后,常宇浑身酸痛,被朱审烜捅了不下五六下,他身上无软件护身,疼痛异常。

不过朱审烜虽占上风,但也未入他所言十招将常宇挑落下马,反而也被常宇捅到几下,虽雨软件护身,但却失了脸面。

两人当众吹牛,随即都遭打脸,特别是朱审烜堂堂王爷,要面子。

纵马再战,一时间两人竟然打出火气来了。

………………………………………………………………………………………………………………

喜欢本书的朋友记得收藏关注啊!请支持正版订阅,感谢支持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