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04.01

唐城对着张江和再次重复一次自己刚才说的那些,靠着自己的神棍潜质,终于也把张江和给忽悠瘸了。仔细回想唐城刚才的那些说辞,已经陷入狂喜之中的张江和非但没有从中看出破绽,之后还特意把唐城的原话转述给了处长,并且建议刑讯科那些只会抡鞭子使烙铁的家伙门,也应该好好学一学刑讯的手段了。

唐城今天三次复制记忆的技能,都用在了小仓一男身上,靠着这三段复制来的记忆,唐城当着张江和的面,又对小仓一男施展了一回大忽悠神功,待张江和亲耳听到并拿到那份完整的审讯记录后,也不禁又大大的夸奖了唐城一回。“张叔,这些费口水的事情以后少来,你还是给我来点实际的,先把钱给我结了吧!我手下好些人,现在都等米下锅呢!”

原本满脸喜色的张江和立刻没好气的瞪了唐城一眼,心说这小子总是干些煞风景的举动,老子这边正每口子的夸你,你小子倒好,张嘴就是钱来钱往的,咋一天天的就只认钱啊!不过张江和心里想归想,之前答应的赏金,还是如数给了唐城。“回去让弟兄们都记着,这钱可是军事情报处行动科的张长官给的,以后可要用心做事了。”唐城当着张江和的面,就把那些钱中的大半交给了老周,要老周拿去发给其他人。

“还不错,还知道把大头让出去发给下面干活的人,这我以后就可以为你少担一些心了。”唐城的举动被张江和看的真切,只要忽略了唐城最后那句故意说出的话语,张江和倒是觉着唐城这番举动可圈可点。“虎子在鞋店那边主持搜查工作,我已经跟他说过了,你快点过去,晚了,可就不赶趟了。”张江和突然想起鞋店的事情,便压低声音对唐城交代了一句。

唐城闻言一蹦三个高,马上带着黑子离开安屋,那家鞋店里可是有几款鞋子很是不错,唐城上次出马实地侦查的时候,可是就看上眼的。安屋离着鞋店可不算近,好在唐城带着黑子赶到鞋店这里的时候,军事情报处的人还没有撤走。“小五,你来这里做什么?队长不是带你们去安屋了吗?”王虎早就已经知道唐城要来挑选鞋子的事情,如此说话,只是为了戏耍唐城。

唐城自然也不会上当,冲王虎翻了一记白眼之后,把自己半道上买的两条香烟扔给了王虎。“这是我半道上买的,分给大家吧,以后可别说我只进不出了啊!”唐城被张江和以子侄看待,张江和手下的行动队员们对此无人不晓,眼见着唐城给他们带来了香烟,便都嘻嘻哈哈的围了过来。王虎先给自己留下两包香烟,便把剩下的香烟散发给其他人,然后把唐城叫到一边小声说话。

“张叔说,要你这边仔细搜查,先前抓回去的那个日本特务已经招供,这里就是他们的一个情报外送点,百分百有电台。老虎哥,如果能在找到电台的基础上,再找到密码本,你这个少尉可就该升一级了。”唐城跟王虎小声说话,却用眼神暗示黑子去柜台那边挑选合脚的皮鞋。

唐城来拿皮鞋,这是张江和走的时候就专门交代过的,所以看到黑子从柜台后面翻找皮鞋的定做,王虎根本没当回事。倒是唐城此刻的话语,令王虎有些心动,“小五,张队长真是这么说的?可我这里就只找到一部电台,你说的密码本,根本连个影子都没有。”唐城顺着王虎的视线看过去,果然是看到了一部电台,就摆在鞋店橱窗下的桌子上。

抓捕鞋店老板的人是王虎,张江和赶去安屋的时候,被王虎活捉的鞋店老板是直接被送去了军事情报处,唐城并没有机会跟对方接触,所以此刻就算王虎出言寻求他的帮助,唐城也不敢答应。“老虎哥,小弟爱莫能助,你就多幸苦吧,我去挑鞋子了。”安慰王虎几句,唐城伸手先把摆在橱窗里的那双黑色皮鞋拿了下来,这种中腰短靴很合唐城的胃口。

有了张江和的交代,唐城两人很快就从鞋店里装走了几双皮鞋,另外还拿走了十几张上好的皮料。“老虎哥,如果你能再多给我几张皮料,我保证也给你定做一件皮夹克,就是飞行员穿的那种,你穿上绝对好看。”看过黑子从鞋店后院仓库里找出来的十几张皮料,唐城没想马上离开,而是继续施展大忽悠神功,试图弄到更多的皮料。

“你小子差不多就行了啊!我们那穿衣戴帽都有规定,你就是给我弄来了皮夹克,我估计也没有时间和机会穿。你小子行了啊,赶紧带着东西滚蛋,一会还有人来,叫人看见了可不好,你这可是给我们队长惹是非呢!”和唐城算是熟人的王虎冲着唐城两人挥动手臂,可脸上的表情却并非如他所说那般露出厌烦之色。

唐城带着黑子走出鞋店不远,就遇上了调查队的一个老警郑太勇,看到了唐城,气喘吁吁的郑太勇在街边停住自行车。“队长,有好消息,你要我们盯着的那小子有动作了。老王带人一直跟着那小子去了城南,结果发现这小子是去跟人会面的,那头的是个生意人,叫卫炳坤,在城南开了家宏茂运输公司。”郑太勇的话令唐城楞了一下,这个年月能开办运输公司的,背后如果没有人给撑腰,就绝对经营不下去。

清纯美女平刘海日常写真画风唯美迷人

唐城让郑太勇他们暗中监视的目标,是调查队锁定的三个目标中的一个,唐城把长岛建一和小仓一男都交给了张江和,却唯独把这个化名为黄辉的日本特务隐瞒下来,原因无他,因为这个叫黄辉的日本特务正经营着一家商行。在这个年月里能开办商行的,背后都有着盘根错节的关系网,监视黄辉才不过短短一个星期,郑太勇他们就已经发现有超过百余人跟这个黄辉有过接触。

目标接触的人过多,就没有办法分析和确定目标的习惯轨迹,好在郑太勇他们都是积年老警,靠着大于常人的耐性和观察力,他们终于从跟踪盯梢中发现了新的情况。唐城略微思索一阵,这才给出回答,“我们这边的事情也正好告一段落,你去找老周他们,就说是我说的,调查队所有人力都集中到黄辉和这个新出现的生意人身上,一定要拿下他们。”

“那…如果行动队那边问起来,我们该这么说?”郑太勇正准备离开,却又停下来问出一个令唐城没有想到的问题。调查队的这些老警可不像自己能被张江和视为子侄,如果他们跟踪黄辉的动作被行动队那边知晓,是一定会被询问的,唐城知道这些老警可没有自己这样的胆量,就敢对着行动队撒谎蒙骗。

“没事,如果行动队那边问起来,你们就说是我安排的。如果是张队长问你们,你们只管把事情推到我身上,具体的情况却不能告诉给他们,就是张队长也不行。”唐城最终还是决定先不把这件事告诉给张江和,毕竟张江和那边还有案子没有结束,贪多嚼不烂的道理,唐城还是知道的。

“五哥,咱们瞒下这事不告诉给张队长,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啊?”跟唐城一起回家的黑子有些迟疑,尤其他怀里还抱着那些皮料,脚上也穿着新皮鞋。

“你知道个屁!”唐城放下手里拎着的几个鞋盒子,先抬手敲了黑子一记爆栗,然后才低声言道。“行动队那边光是现在的这个案子,没有几天根本结束不了。再说老郑他们现在跟着的这个目标,我还没有做最后的确认,如果最后确定这个目标不是日本特务怎么办?更何况张叔那边这会也没有多余的人手,就算咱们报上去,说不定就便宜了其他行动队,到时候赏钱啥的,咱们想都别想。”

唐城没办法跟黑子做过多的解释,就只好把原因扯到了赏钱上面,和唐城一样,黑子也是个爱钱的,闻听唐城为的是这个原因,黑子便不再多说什么。东西太多,唐城两人只好搭了黄包车回家,看着唐城两人弄了这么多的鞋子回家来,唐娟倒是兴奋了好一阵。“姐,这双是你的,这双是妈的,其他那些,是两个小东西和虎子的。我和黑子出去办点事,晚饭的时候回来,你跟老妈说一声啊!”

唐城把鞋子交给唐娟,便拉着屁股都还没有坐稳的黑子,带着那些皮料出门去了。离着唐城家不远,就有一家犹太人经营的店铺,唐城带着那些皮料出门,便是来找这家犹太店铺的老板约瑟夫。“老约,咱们之前说好的,我提供皮料,你按照我设计的样子帮我做出来。呐,这是我找来的皮料,这是手工费,你尽快帮我做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