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04.13

皇家赛马场的看台上。

一众穿着华丽服饰的贵族听到动静,目光纷纷从赛场方向,移回到公主包厢时。

四周一片骚动的时候。

艾伦居然眼珠子一转,看向楚凡,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没问题,苏珊殿下,我相信马克伯爵,会和我巴兹尔家族一样,绝不会介意这位来自华夏的楚先生,驾驭赤龙来参加接下来的比赛。”

苏珊站起身来,微微颌首道:“感谢巴兹尔先生的理解与支持。”

紧接着,她急急走了两步,向跟在待者身后,即将步出包厢的楚凡,握起了粉拳,同时叫道:“楚,祝旗开得胜!”

“必须的!”

楚凡也挺起右拳,与对方轻轻一碰,两人相视一笑。

而这个时候,看到容貌惊艳的苏珊笑靥如花,情感绝对是发自内心,早已将其视为禁脔的艾伦,只能迅速转过脸,以免咬牙切齿的狰狞神色被苏珊看着。

片刻后。

仍然站在公主包厢,迟迟没有离去的艾伦,看到那位宫廷侍者,带着楚凡出现在赛场边缘,走近那八匹赛马与一众骑师所在的跑道,他那诡异的笑容终于又换了回来。

一个少女寂寞的一天

拍了拍额头,一惊一乍说道:“差点忘了,代表皇室的那匹赤龙,也是有着高阶妖兽的混血血脉,华夏人恐怕想顺利坐到它的背上都很难,更别说驾驭它参加接起来的比赛了。”

而这个时候,看台上的一众贵族,也纷纷议论了起来。

“不错,想成功驾驭一匹妖兽血脉的混血赛马,远比普通赛马苛刻,骑师要在其成长的过程中朝夕相处,每一顿喂食以及洗刷,都必须亲力亲为,等这匹赛马适应和认可了骑师的存在,才可能顺利参加比赛。”

“这个驯养的过程,貌似最少都要三个月,天性更野的混血赛马可能要几年,我记得,安娜小姐花了快半年,才在光明圣廷的驭兽大师帮助下,勉强能骑乘赤龙第一次参赛吧?”

“然而她这位斗气大师,上次也让赤龙失控冲上了看台,我胆子都吓坏了,那华夏人叫什么,楚?他一定是不知道其中的难度,恐怕就如同艾伦阁下所言,连赤龙的背都上不去……”

这些贵族,知道楚凡与苏珊关系匪浅,倒是没有因为比赛有了意外插曲,暂时中断而口出恶言。

但能来皇家赛马场观看比赛,一个个几乎都对赛事方方面面耳熟能详,连光明圣廷的驭兽师都曾出手,替格兰国皇室调教过赤龙这匹血蛟马,效果也就那样。

这个时候。

相邻的包厢,亲王霍桑的声音响起:“大家说的很有道理,苏珊侄女,确实是有欠考虑!”

等看台上一众贵族的目光都集中过来时,他瞅着苏珊的方向继续道:“楚先生怕是急于在心上人面前表现,但是他始终是皇室请来的国宾,如果赤龙把他弄伤了,岂不是影响华夏与我格兰国的关系?苏珊侄女,处事还是有些毛躁……”

“是啊,霍桑亲王所言有理,公主殿下太过鲁莽了。”

“对,还是亲王考虑周!”

看台上,不少贵族立刻七嘴八舌道。

当然了,大部分则是缄口不语。

这皇家赛马场的看台上,无论是本国的贵族,或是旅居于格兰国的其他西方大陆国度的贵族,谁不知道近年以来,格兰国皇位之争,已日趋激烈。

一方,是现任女皇,以及她的法定继承人苏珊。

另一方,就是这位霍桑亲王。

卡洛斯家族分裂成的这两方,皆有着庞大的势力!

明面上女皇占据正统大义,但近年格兰国国是维艰,让霍桑亲王一系起了觊觎之心,想要将霍桑推上皇座戴上皇冠。

有机会通过指责苏珊处事毛躁,当众打击女皇以及她的法定继承人的声望,霍桑当然是不遗余力。

如今,一众贵族中,霍桑一方的支持者自然是随之附和。

而支持女皇的那一部分,亦是觉得苏珊此举不大妥当,只能保持沉默。

公主包厢。

白皙俏脸依然是矜持微笑,然而尽显惊心动魄魔鬼身材的苏珊,身子微不可见的一颤。

她晶莹的蓝眸中闪过一丝凌厉之色。

“霍桑叔叔,楚凡主动要求参赛,他肯定是有把握的,我愿意相信他!”

而这一刻。

艾伦脸上笑容更盛,在旁忍不住插嘴了:“公主殿下,恐怕这华夏人要让失望了,驾驭有妖兽血脉的赛马,可不是一个骗子能够玩得转的,他马上就要原形毕露。”

他对苏珊当众阻止他揭穿楚凡那假教授的身份仍耿耿于怀。

说着,他指着赛场的起点方向,又是一惊一乍道:“这个华夏人还真是固执啊,貌似安娜小姐已经在阻止他那鲁莽的行动,他还执意要冒险……”

好戏就要上演了!

艾伦难以抵制心中的兴奋,他无比期待着,试图骑乘赤龙的楚凡,被掀得人仰马翻的那一刻。

实在太荒谬了,这个来自华夏的情敌居然不知天高地厚,一个生人,也想驾驭具有妖兽血脉的赛马。

恐怕此人丑态毕露还不止,一不小心直接被践踏,立时就非死即伤,旁人施救都未必来得及。

不止是他,就连霍桑亲王,都一脸期待,当然了,他对楚凡的身份隐约有所猜测,并不认为楚凡的下场会那么惨。

但只要无法骑乘赤龙顺利参赛,他霍桑就有话可说!

此刻,看台上。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到了赛场起点的跑道上,严格来说,就是如今已站在虎背熊腰的女斗气大师安娜身边,那个异于旁人,黑发黄皮肤的华夏青年身上。

“嘶,嘶……”

那通体赤红,皮肤下似有滚滚血色在不断波动的混血赛马赤龙,在侍候苏珊的宫廷侍者带着楚凡靠近的时候,突然剧烈摆动着马首,并很是焦躁的接连打起了响鼻。

如此一来,就连带着它右边的格林,以及隔了一个马位的巴闭,这一黑一白两匹赛马都焦躁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