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04.13

常宇顺着望去,果然有几辆粥车旁边是女人,周围挤得士兵也最多!

“应是王后带的丫鬟吧”常宇淡淡道。

“可卑职看着那车边怎么好像小郡主”方三似笑非笑,常宇果然来了劲头仔细望去,心中一动。

“吃饱了,下去溜达溜达散散食”说着转身下楼,方三在后笑的开怀,但不敢出声。

远远见常宇走来,正在慰问士兵的朱审烜脸上暖意更浓,措辞也更加温和亲近,且不时招手示意后边那些豪绅赶紧过来。

常宇对豪绅的吸引力还是非常大的,虽然这位年轻的太监出名的雁过拔毛,但人家权高位重呀,所以这些豪绅虽明有可能被拔毛但依旧趋之若鹜。

当然事实上,常宇和这些豪绅并没有直接打过几次交道,甚至连饭局也仅仅初来那时有过一次,更别提直接拔毛了,这活都是朱审烜来干,不过这些豪绅也不傻,知道后边有常宇示意。

请开始你的表演,在距离朱审烜不到十米的地方,常宇挤了挤眼发出信号。

“将士们,你们为守护太原百姓免受贼军残害,坚守城墙,浴血奋战,本王深深感动,在此代表城百姓感谢你们的付出……”

朱审烜声情并茂,眼泛泪花大声说着,原本喧闹的城上慢慢变得安静起来,远处的官兵也都把目光转向这里。

“本王愿同你们一起为太原奋战到最后一刻,直至把贼军赶出太原……本王在此发誓,贼退之日,此番城上的将士每人赏银二两!”

哇喔!城上官兵立刻欢呼起来,相对晋王的慰问,相对那晚热粥总不及白花花的银子实在。

圆圆脸惬意少女房内舒适自然写真图片

“虽然王府此时早已倾家荡产,但是本王说出的话,就如同泼出去的水,这银子本王就是卖了王府也要兑现!”

官兵再次欢呼。

“况且”朱审烜待欢呼声稍弱些时,又道:“保卫家园人人有责,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尔等浴血奋战乃大义,城中亦有捐钱粮的善人,你们是义士,他们便是善人”朱审烜指着那帮豪绅道。

“善人,善人”官兵早已经被那二两银子挑起了兴致,纷纷呼喝。

一种豪绅何时享受过这种规格的欢呼,立刻个个喜笑颜开,抱拳对着周围官兵致意:“应该的,应该的”。

“便是有你们这些义士和善人,我们才有信心和希望击退贼军,才能保护城百姓不受贼所辱”。

“所以,诸位将士不用担忧赏银之事,本王不会食言,只要击退贼军,这银子即便本王掏不出也自有诸位善人承担,一份一厘都不少!”

呜……

城上官兵的情绪已经被朱审烜激发到最高点,一而再再而三的提到银子,太让人兴奋难耐。

不过那些原本面带喜色,抱拳致意的豪绅们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咋地这银子到最后要我们来承担啊!

要知道太原此时有兵力近十万,每人二两这就是二十万呀!

晋王年纪不大,现在怎么如此会算计,以前怎么没发觉他是这样的人,怎滴近来变得可坏可坏的了。

可是众目睽睽之下,他们可不好反驳,也不能反驳,只能暗叹认栽,好在总价二十万,他们有三十四人,没人平摊不到一万两,还能接受!

不过,这城头以后还是少来,门票太贵!

朱审烜对自己的表现非常的满意,甚至觉得砸这么优秀呢,这样一来,太原城都知道他是个有情有义,慷慨万分的好王爷。

好名声他落了,买名声的银子那帮豪绅出,即便他们内心不爽又咋地,我的地盘我做主,毕竟太原王是我。

一番声情并茂激的城上官兵情绪高涨,朱审烜偷偷寻找常宇,想要一个表扬,然后却发现小伙伴不见了,他身边围的人太多,一时间却也寻不见。

此时常宇早已经挤过人群,悄悄到了一辆粥车跟前,这辆粥车是三个年轻女子在主持,所以周边围了满满的士兵。

不过随着常宇靠近在加上身后方三的白眼,周边的士顿时一哄而散。

“来,快趁热喝吧,一会就凉了”三个小姑娘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朱芷娥接过杨景秀手中的一晚热粥递给常宇。

“这玩意我吃不下”常宇轻轻一笑。

“啊!是,是你!”朱芷娥闻言一怔,迅速抬头见是常宇,脸色不由微红。

“呵,你们仨竟组队来了”常宇心中真的是澎湃不已,朱芷娥和杨景秀以及小辣椒朱雪瑶三人组团施粥,怪不得那么引人。

“这位将军是……”杨景秀竟然一时没认出常宇,毕竟此时常宇一身战甲和之前气质大不同。

旁边朱雪瑶目光闪着亮光在杨景秀耳边嘀咕一声。

“原来常大人”杨景秀脸上一片绯红,心中却道这太监头子一声戎装竟如此器宇轩昂。

真尼玛好看!朱审烜那小子好福气啊!常宇感慨!

“你不吃粥,要吃饼么?”朱芷娥讲常宇不接手中那碗粥,便问道。

“不吃”常宇要求。

“那你想吃点什么,我着人去做送来”。朱芷娥轻声道。

“我想痴痴的看着你!”常宇一脸坏笑,小声说道

靠!

先不说朱芷娥羞涩不已,杨景秀目瞪口呆,朱雪瑶瞠目结舌,便是常宇身后的方三都连退几步站立不稳,又特么的来!又撩!

朱芷娥的脸已如红透的苹果,羞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之前常宇调戏她,说些土味情话,一开始她是害羞加排斥滴,后来慢慢的竟然很喜欢,虽然依旧害羞。

但往日常宇说这话的时候,身边别无他人,即便有也是身边的几个心腹,可此时周边那么多官兵盯着也不知道听见没有,加上身侧还有俩小姐妹。

“大人胡言乱语什么”朱芷娥低头又去作势盛饭,旁边的朱雪瑶竟然忍不住的笑出了声:“姐姐,这常大人说话好好笑哦”。

“好笑么,要不要我给你说一个啊”常宇突然脱口而出。

朱雪瑶也是一怔,竟也脱口说道:“好呀!”

“你吃过了么?”常宇一脸坏笑。

“吃了呀?”朱雪瑶一脸雾水:“吃的粥”

“你知道粥怎么吃最好吃?”常宇又问。

“嗯……加糖是么?”朱雪瑶问。

“不,是我喂你吃最好吃!”常宇嘿嘿笑着,眉头不停挑动。

朱瑶雪长大嘴巴,捂着嘴忍不住的笑了起来,脸色也开始泛红,朱芷娥那个气哦,当面撩别的妹子,哼……

只有杨景秀低头浅笑,这位大人还真是油嘴滑舌,刚才还夸他器宇轩昂,转眼间就露出本色,吊儿郎当。

“杨小姐,我有个东西给你要不要?”常宇见自然不会放过他,走到杨景秀身边轻声道

“啊,大人要……不要了吧!”事情有点突然,杨景秀一脸惊慌。

“我,你要不要?”常宇拿起她的手,轻声道!

操,厂公太特么的牛逼了,连撩三个妹子。妖孽啊!太不要脸了!方三咬牙切齿,心中暗暗发誓:老子回京后一定要撩遍皇城的宫女!

“常公公,这城上怎么那么多水渍,搞那么多水上城干嘛?”就在这时朱审烜远远走来。

他见常宇此时拿着未婚妻的小手,妹子在旁边噘着嘴,朱雪瑶在另一侧捂嘴大笑于是晋王爷吃醋加生气了。

但周围都是官兵又不能太过明目张胆的争风吃醋,便开口说话,让常宇知道他来了,赶紧撒开你的咸猪手,同时也在暗示杨景秀这货是个太监……

以他藩王身份,叫常宇为公公不为失礼,即便这个公公是东厂提督,还不是他朱家奴才。

杨景秀见朱审烜到来,脸色更羞匆匆退到朱雪瑶身后。

常宇面不改色,看了一眼朱审烜撇了下嘴,小家子气样,摸下能怀孕啊:“城上储水用处多多,此天干物燥之际,贼军火炮或火箭都可引燃大伙,储水便为防患未然,且另有大用”说着一指城墙:“王爷看看便知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