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04.13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她看着元卿凌,道:“所以,真羡慕和太子,这么多年,太子不曾想过要娶旁人,只守着过。”

元卿凌轻声道:“嗯,是的,我觉得我还是挺幸福的。”

元卿凌这样说着,心里却觉得有些讽刺,她觉得幸福,不是因为老五只守着她一个人,而是老五对她好,他们相爱,他们在一起。

忠于自己的伴侣,这个是最基本的,但在这个时代,却变成了幸福的代名词。

扈妃随即又笑笑,“不过,我心里不能有怨,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做出选择的时候就已经知道日后必将面对这样的事情,只是这些年皇上对我好,我就不免会胡思乱想,以后他身边再没有女人,那就真的太好了,我很贪心是吗?到底还是不能免俗。”

元卿凌勉强一笑,“女人都希望自己的男人只有自己一个,不是贪心。”

“但他是皇上,皇上就算再深爱一个女人,都不可能只守着她,皇家要绵延子孙就要充裕后宫,哪朝皇帝,没佳丽三千?且这本来就是祖制。”扈妃只顾自己神伤,却不知道这话在元卿凌听来,挺不是滋味的。

从扈妃处离开,元卿凌去看望了一下皇后,皇后如今吃着中药,看着好转多了,和狄贵妃和皇贵妃在里头说话。

而恰好,她们便说起了选秀的事情。

虽说如今皇后没了管理后宫之权,但是皇贵妃见她有很大的改变,始终尊她为后,所以便亲自来一趟,把此事禀报给她听。

元卿凌本想问安之后就退出去,但是皇后让她先等一会儿,等说完这个事情,让她帮忙检查可有好转。

花仙子时尚清纯美丽

元卿凌只得暂时坐下来,看着八皇子和十皇子在边上玩耍,但她们说的话,想装作听不到是不大可能的。

皇后道:“本来太后大去的那年,就该要办了,只是那会儿也不合适,拖到了今年,本宫是没有意见,祖制在这里,也不能违抗。”

狄贵妃道:“只是之前皇上也不大同意选秀,总以国事繁忙推了去,如今他会同意吗?”

皇后道:“他同意不同意另说,但这事后宫该办就得办了,若真不同意,皇上就会阻止,本宫听说,其实朝中好些老臣都有上奏叫皇上选妃,只是皇上不予理会罢了。不过呢,知道的,会说皇上勤政,不被后宫耽着。不知道的,怕是要说扈妃迷惑君主或者掌管后宫的皇贵妃犯妒,才会不给皇上选妃。”

皇后说着,淡淡地看了皇贵妃一眼,添了一句,“这罪名,不知道皇贵妃是否愿意担着。”

皇贵妃如今有孕万事足,听了皇后这句话,她淡笑着,“这罪名臣妾可不担着,这事就听皇后的,要办就办了,只是臣妾老蚌生珠……”她自己这样说,却扑哧地笑了起来,“臣妾是办不了,要不,交给贵妃办去?当然了,如今首先得决定要不要办,若要办了再定主办的人选。”

狄贵妃本来是不大赞同选妃的,但是听得皇贵妃这句话,却飞快地扬了扬眸,“既然是祖制,那就听皇后娘娘的,该办就得办了。”

“既然如此,便采纳秦妃的意见,先筹备着,再禀报皇上。”皇后道。

皇贵妃徐徐地笑了起来,“这场选妃,其实也好给年轻未婚的皇家子孙找找合适的闺秀,好啊,宫里可算能热闹一场了。”

元卿凌看着皇贵妃,她说这番话说得很真心,但她真的完全不介意多一批女人进来和她抢恩宠吗?

狄贵妃开始听她的语气是不大赞同的,但得了个主办的权,就不管不顾了,可见,皇上在她们心里的分量还不如一个主办权。

等她们说完了,元卿凌去给皇后检查,皇后的水肿好了很多,腹水的情况也好转了,但情况还不算十分理想,元卿凌只安慰着,让她继续吃药,尽量别劳心太多其他的事。

说着的时候,袁咏意带着嬷嬷前来,嬷嬷手里端着药,袁咏意亲自过来伺候皇后用药。

元卿凌见她进宫侍疾这些日子,瘦了很多,也有些疲惫的样子,走的时候,便叫袁咏意送她出去。

“不必亲自伺候吧?看累成那样,眼圈都黑了。”元卿凌道。

袁咏意苍白一笑,“嗯,我其实不用亲自来,老七来就好,谁让我心疼老七呢?最近衙门里忙得很,他已经严重不够睡眠了,因着那个医馆的问题,这几天到处都有人打架,昨天他进宫来的时候说还打死两个了。”

“打架?为什么打架?”元卿凌诧异得很,还打死了两人,那性质还挺严重的啊。

袁咏意道:“很多医馆如今只派五十个筹,五十之后就不看了,得了急症,为了抢名额,家属就打了起来,打得狠,一刀我一砖头的,两条人命就没了。”

元卿凌怔怔地听着她说,这事老五一定是知道的,但是老五没跟她说,大概是怕她知晓了会着急难过。

从宫里出去,元卿凌都在思索一个问题,惠平公主会不知道有这样的后果吗?慢性一病可以等,但急病的人怎么能等?她联合京城的医馆只收五十个病人来威胁老五,从商人的角度出发,她收多少病人全凭她自己做主,谁都干预不了,至少她不犯法。

但是把医治当做一门生意来做,从道德层面看,是很没道德,可惠平公主要的不是道德,她要的是利益。

元卿凌在办医学院的时候,实在没有想过等学生们毕业之后要面对这个问题,她知道这撬动了一些人的利益,但是这个事情不该是由皇家的人来做。

她心里很愤怒,因为在惠平公主看来,要为这两条人命负责的人不是她惠平,而是她元卿凌和宇文皓。

他们若不改革,不增设医署,这两人只要有银子就会看得上病,就不需要让家属争夺名额,就不会死。

元卿凌这些年的性子沉静,不轻易动怒,但这事情,触到她的底线了。

她想着回府,等老五回来先把这事问个清楚,再去找惠平,但回到府门口的时候,却见惠平公主的马车停在了巷口,因之前下过命令,不许她进去,所以她就在这里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