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04.13

落剑山第一个觉醒血脉的名额终于花落,基本情况与秦宇所料的差不多,那些只争两个和一个的人直接就退出,纷纷作壁上观。因为接下来的两个名额他们是势在必得的,所以没有人还会傻到已成定局了还要挑起事端。

但是那些因为合作而要力争三个名额的人却是一个个都脸色阴沉,对那些袖手旁观又想坐收渔利的人他们深恨不已。但这一切都是因为眼前这个黑袍男子,若非他先占了这阵势,一切也不会衍变成这个样子。

二十四人聚在一起,看着那水光阴柱从高远的天空落下照在白衣女子身上,一个个胸中愤怒难平。就在此时,一身黑衣的秦宇出现在山巅之前。

“鲁兄,这个名额我可以不要了,也可以帮你们去争另外两个。但是……这个名额绝不能就这么白白送出去!”

“好!既然诸葛兄如此深明大义,我二人必将力相助。”鲁姓男子一口答应,剩下的两个名额他正愁不知道如何分配,也不好翻脸,没想到对方主动放弃,简直是求之不得。

“珞仙友,我也不要这名额了,无论如何也要搅了这觉醒!”

“不错,我也是。”

“我也是~”

“.…..”

一时之间所有人同气连枝势要捣毁冬阳的觉醒,二十四人一字排开,此前秦宇诡异的手段让他们忌惮,如果分开只怕不敌,所以二十四人准备一同出手。

秦宇松了一口气,虽然这样自己会面对所有人,但若他们将山巅团团围住,自己又不能进入阵中,那他还真的毫无办法。

二十万的重构速度让秦宇瞬间清明,青荷和所有青藤傀藤一同展开。那火红的蜈蚣带着无比炽热的温度盘踞在他身旁。

双辫子清纯小美女户外甜美可爱写真图片

不论认识秦宇的不认识他的,所有人都为他捏一把冷汗。此前那蛟龙之势尚且还能与三至尊的三兽之影抗衡。但是现在面对二十四至尊,他施展的体术却平平无奇。

既没有天地颠倒,也没有山河变色。而且这蜈蚣一瞬间就凝成,一看就是不是什么高阶体术。

“风行老头,说句实话,眼前这局面恐怕你也怨不得这黑衣小子了,放眼整个仙灵域你找任何人上去也无计可施。”战风行身旁的老者无奈的摇头。

“当年你闭关出事,阳侄女以一敌九从此名声大振,现在就算是她也无济于事吧。”

“天行~你有没有注意到四周的山川。看那火焰绝非凡品,为何脚下的葱郁没有付之一炬!”战风行深沉着脸说。

“风行,你是说他想

……”天行老人神色一震。

落剑山前二十四至尊亦是神色凝重,他们都感觉到了无穷的炽热之感,所以一个个更是慎重,将自己最强的体术施展出来。

二十四至尊之术轰击落剑山,所有人头皮发麻,那些隔岸观火的人也都担心起来,因为如此之势恐怕整个落剑山都会被削去一半,这也是很多人选择在山下争斗的原因啊。

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体术已出无人敢挡,一身黑袍的秦宇踏着青荷主动迎上来。身心背负重压意识开,火蜈蚣拉长身体率先冲入敌阵。

在万众瞩目之下,火红的蜈蚣竟然穿透了所有的体术,在电光火石之间便去到了二十四人之前。

“竟然是意术!!!那他自己怎么办!”

天城之中所有人表情凝滞,他们原以为那蜈蚣是平凡的体术,却没想到竟然是意识之术。而他身边除了藤蔓就是脚下青荷,没有任何体术防御,面对如斯攻击他该怎么办。

明月三人更加是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就连路露嘉也是紧蹙眉头微咬红唇,他们可都知道秦宇只是神尊,是绝不可能硬抗这二十四术的。

这种情况下秦宇已然别无选择,拼体术拼本源他没有任何胜算,到了最后还是要承受体术的轰击,既然如此不如选择两败俱伤。

火焰蜈蚣出其不意突出重围,在所有人反应过来是意术之时,它早已经环过了所有人。舞焰控火下的命火能量得到极大的提升,在沾染上人的一瞬间便剥夺了生命气息。就算反应最快的人也瞬间苍老了几分,反应慢的当场坠落层林生死不知。

很多人吞了吞口水,一招意术杀伤二十四至尊,放眼整个仙灵域同境界中无人能出其右。但是同样的他也要面对这二十四人的搏命一击。

数千米青荷领域,所有体术进入其中,万千的藤蔓凝聚缠绕但都被一一的挣脱。同时也造成了这些体术停顿一瞬,秦宇的意识极速解析所有体术,从进入青荷到所有体术来到面前一共五息时间。

每一息这些体术就会如蜕皮一般被剥去一层,可是二十万的重构速度终究还是不够,纵然一连被削弱五次,可是最后他还是一个体术也没能化解。

最重要的是秦宇不能躲,身后就是冬阳,他的身影淹没在各种爆炸的体术之中。

“秦宇~”

明月等人下意识的释放出意识想要去感知秦宇的生命气息,但是不在天墟之内他们又怎么能感知得到,只能无可奈何的死死盯着那不断爆开的体术产生的能量团。

个体术爆炸,所有冲入其中的体术也都接二连三的爆开。而秦宇显然是早已经计算好波动范围,那能量团不断扩散,最后也只止步在落剑山之前。

其他的山峰之前还在争斗,突然之间天空中波动阵阵光芒刺目,争斗的人都忍不住停下来仰天凝望。冬阳的觉醒还在继续,天空中降下不同于任何水属的灵气或者本源。

在这奇异的水元素的沐浴下,潜藏在冬阳血脉之中的古老力量被一点点唤醒。她心无旁骛心意的觉醒血脉,身后的古老石碑之上一个奇异的阵纹不断的勾勒,若是秦宇在的话他必定会觉得这阵纹眼熟。

只不过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已经不在血脉觉醒上了,现在大家关注的只有结果,只有秦宇的生死。随着所有体术炸开,那能量团也扩张到了极限。接着这些能量也随之逝去,大家的目光都在寻找那黑色的身影。

如果他们在场的话就会发现在各种体术爆炸,能量释放最为集中的时候,秦宇的气息突然之间消失了一会儿。虽然随后又回来了,但就是从那时,能量释放便开始衰竭了。

片刻之后所有能量尽数散去,不负所有人的期望,那黑色的身影出现在了他原本的位置。他在半空中弯腰俯身,双手和头发一样自然的垂落,身上的衣服早已经稀碎,只剩两块破布。身上下都是血,已经变成了一个血人。

可是无论他有多么狼狈,受了多重的伤,最重要的是活了下来。这个迄今为止连脸都没有见过的青年注定要名扬仙灵域。

“风行老头,阳侄女的眼光可比你好多了,这个女婿放眼整个仙灵域找不出第二个啊。”天行老人丝毫不掩饰对秦宇的赞赏。

战风行看着那重新穿上黑袍的秦宇,心中的怒气已然消,他知道秦宇还只是神尊,等他到了至尊之后又该是什么样子。

天墟之中秦宇依旧凌空而立,剩下这些人都是争两个名额的了,见识过命火的威力,这些人应该不敢轻举妄动了。看着已经完进入血脉觉醒状态的冬阳,秦宇不敢松懈。

虽然影子带他去到了虚幻空间,他也完可以在里面待到一切都风平浪静再出来。可是虚幻空间的消耗已经不是从前了,意识和本源在里面都是成几何倍数的消耗,不到十息他的本源之力就会被耗尽,到时候就算出来也没有任何战力了。

权衡再三,秦宇决定只必过能量释放最激烈的一刻,剩下的攻击靠着解析和雷霆之体的强悍硬撑过去。最后他也成功的用重伤之躯换来了能应付意外情况的一战之力。

.co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