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04.12

【 .】,精彩免费!

太上皇怔了一下,随即一拍桌子,喜道:“对,庆大公主,孤的老姑姑,如今都九十八了,还没嫁出去呢,回头撺掇她挖了女儿红出来给孤喝了吧。”

常公公伸出舌头沾了一点酒,嗷嗷地叫着说香,然后道:“太上皇您趁早打消主意吧,庆大公主自己就爱酒,只怕她那坛子酒早就被她挖出来喝光了。”

“回头去内府那边打听打听,问问看庆大公主进来挖酒没有。”太上皇道。

常公公应声,慢慢地把酒喝了摇头晃脑地出去。

殿中两人,放下了酒杯,对视了一眼,褚首辅道:“这一次太子设局,夺了狄魏明的主帅之位,算是镇住了狄家这边,好歹能缓些日子。”

太上皇点点头,“嗯,缓些日子也好,有三几年的,足够太子站稳阵脚,也足够我们冶炼大周的兵器,孤日前已经派人盯着鲜卑的红叶公子,他迟迟没有离京,估计是有盘算。”

“您觉得,他会盘算什么?”褚首辅问道。

太上皇眯起了眼睛,锐光透彻,“要么接触老大,要么接触老四,这种人,无宝不落,既入了宝山,也不会空手回。”

褚首辅点头,“嗯,您分析得在理,太子早先也命人盯着他了,看来,们祖孙是想到一块去了。”

太上皇面沉如水,“越是在这种看似是太平盛世里,越是危险,太子谨慎点是没错的,不过,在有些事情上,太子未免稚嫩,这把老骨头还得给他撑着点儿,别叫他着了人家的道。”

褚首辅道:“嗯,知道了。”

逆光唯美少女出尘如精灵

楚王府里。

汤阳这天傍晚忽然问起宇文皓,“您今年生辰是铺张还是一如既往的低调?”

“低调。”宇文皓头也不抬地道。

生辰有什么好庆祝的。

一旁的元卿凌怔了一下,“生辰?什么时候?”

“初十啊。”宇文皓看着她,语气有些不善了,“好啊,老元,连我生辰都不记得了?”

元卿凌笑笑,“我连自己的生辰都不记得,莫说的。”

宇文皓问道:“是什么时候生辰?”

元卿凌摇摇头,“我不知道。”

她自己的生日肯定是记得的,但是原主的生日是什么时候她真不知道。

汤阳和宇文皓交换了一个眼神,明白,借尸还魂的人,哪里知道原来主人是什么时候生辰呢?

好在也查也不难,叫人去问一下老夫人便是。

汤阳便去了,老夫人告诉他,元卿凌的生辰是中秋节那天,且老夫人脸色有些不好,说对庚帖的时候就交换过生辰八字,怎么王府会不知道呢?

汤阳笑着道:“那会儿的主事嬷嬷不是喜嬷嬷,她因而不知道,也懒得翻找,便叫属下过来问问,不过,您也别生气,太子妃也不记得太子的生辰。”

老夫人气得笑了,“这丫头没心没肺的,竟连自己夫婿的生辰都不记得,该打。”

老夫人之前在王府住了几天,然后便回了府中,到底总是放心不下点心们,所以隔几天就去一次,十分奔波,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得见孩子们,心里头舒畅,病情竟大有好转。

汤阳回去告诉元卿凌,说她的生辰是中秋节那日。

元卿凌怔住了,这么巧?她的生日也是中秋节啊。

老五是初十,她是十五,相差五天,所以,元卿凌觉得两人应该好好庆祝一番,不是呼朋唤友,而是两人私下庆祝。

中秋节休沐三天,可以来个短途游,例如,去个麻风山或者附近的州县拜访一些名医大夫什么的。

这和宇文皓的想法背道而驰。

中秋三天休沐,他想带元卿凌到西洲去,那边距离京城不远,景色优美,有著名的万佛山,踏青游玩,游湖赏月,最是美妙。

为了说服元卿凌,他说西洲有许多出名的大夫,可以先去西洲玩两天,一天拜访大夫,一天泛舟湖上,然后回程的时候顺带再去看看麻风山。

元卿凌听他安排得完满,自己的心愿又能达成,便同意了。

已经身为父母,出游就不如以前恣意了,总觉得对不住被自己丢在家里的三个孩子。

殊不知,他们要出游的消息,被阿四告知了袁咏意,袁咏意再告知齐王,齐王一听,连忙就直奔楚王府,说要带着袁咏意跟着他们一块去。

宇文皓当然不同意,好不容易能出门过个二人世界,他们两人追着过来算什么?

齐王一番软磨硬泡,说此番出门是为了要和袁咏意增进感情,最好是可以一举拿下,从今摆脱光棍的宿命。

宇文皓不为所动,倒是元卿凌被说服了,道:“那就一块去吧,人多热闹一些。”

宇文皓气得够呛,“怎么热闹?咱们是去庆祝生辰的,他们去算什么?”

“给们二位庆祝生辰啊,”齐王心愿得遂,笑得眼睛都成缝了,“放心,一定有礼物。”

“们要去不会自己去吗?为什么要跟着我们?”宇文皓甚是火大。

齐王摇着宇文皓的手臂,“这没办法啊,单我们两个出门她不愿意去,若说是跟着五嫂一块去,她就乐意了。”

“可见人格魅力不如五嫂。”宇文皓怒斥道。

“那是,那是。”齐王乐得像个傻子,怕宇文皓反悔,一蹦三跳地走了,“回去收拾东西,明日出发。”

宇文皓回头,没好气地看着元卿凌,“就是心软,咱好不容易得了三日假期出去游玩,还得带上两个拖油瓶,多无趣。”

“好了,”元卿凌看他那小气样,笑着道:“一块出去,咱还能沾点齐王府的光,他们花费大方,吃喝住都是最好的,咱到时候就说没带银子,都叫他们出得了。”

宇文皓一听,顿时就乐意了,“还是娘子想得周到啊,咱家是不缺银子,但是咱家的银子有大用处。”

自打赏赐下来之后,宇文皓就以土豪自居了一阵子,花费大手大脚,和顾司冷静言还有老王苏表哥他们一块吃饭,顿顿大鱼大肉且顿顿抢着结账,后来元卿凌给他算了一笔账,这兴建学校,聘请大夫,学生食宿,购买药材,试练方子,种种开销加起来,不出三五年,他这位太子就要称为穷光蛋了。

自打那之后,他就成了自开朝以来最抠门的太子。

抠门到什么程度呢?就跟衙门里头的人出去联谊感情,都得叫人家凑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