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04.12

年前李自成在西安建国称帝(一说建国称王未敢称帝)为巩固地盘和掠劫物资便发兵东征号称百万去打京城,实则都是吹嘘恐吓之言。

然则他哪里知道,牛逼吹大的竟然有人信,一路上裹挟流民壮大声势竟真吓得各府百官惊慌逃散或者献城投降,不费一兵一卒竟浩浩荡荡的连下数府,胜利的同时也滚雪球似的携带了太多累赘,逼迫他不得不继续滚下去直至京城。

当然,历史上他完意外的滚到京城还真称了帝,只是历史轨迹已悄然生变,他至太原时就被常宇揍成丧家犬,狼狈而逃又不甘心空手而回,竟然走东路和刘芳亮会合,继续老招数一路向北,所获甚多雪球也越滚越大几乎被其所累至死。

保定城一战,本欲用四下官兵消耗累赘,然后要么直入京城要么轻装回西安,计划很完美,实施却出了误差,又被小太监在保定城下痛扁一顿,顿时怒不可遏非要找回场子。

恰在这时牛金星提醒,虽然我们败了,但预计的目的达到了啊,这一战偏师几近覆没,炮灰更是死伤无数而主力却几乎无伤。此时肩头顿时一轻,加上数府所掠物资皆在手中,为何不趁机赶紧回家呢,非要在这和他死磕!

虽然手中还有炮灰累赘不少,但此时退路被人家堵了,回家路坎坷正好用这些人开路,路打通了人也死光了,咱么也开开心心回家了,皆大欢喜,结局堪称完美!

不愧是大顺国丞相啊,一语道破天机,诸贼想通关节狂喜不已,不曾想一场溃败竟有如此推波助澜之效。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李自成觉得这几个月在外辗转数千里,吃过亏上过当中间也飘过现在被人一耳光抽的冷静下来,思量之下竟也收获甚丰,一举破数府所向披靡让明廷大震,战略目的达到,又掠劫了充足战备物资,见好就收是该回家了。

只是突然退去,必然引得官兵注意,那小太监布下天罗地网岂能让他轻易溜走,李自成和诸将略一商议后决定和小太监干仗就不能走寻常路,他狡猾百出,那咱也给他玩个孙子兵法,明修贱道暗度陈仓,明面上发兵猛攻保定城,让小太监以为自己北上决心不止,暗中撤兵南下,原路回西安,他相信南边那些官兵根本挡不住自己。

但南边乱局终是心头大患,必要快刀斩乱麻及时处理好,否则撤退时对方虽未必拦得住自己,却可使撤退速度滞缓,若这时小太监窥破义军撤退意图,率兵追来,则大为不妙。

于是李自成又令张鼐急去真定府,收回李过和罗虎的调兵令助其速速平乱,击溃那边官兵打开回家通道,同时令刘宗敏调集人马准备干一场大的,放出烟雾弹,掩盖撤退意图。

一番议定之后时至傍晚,李自成出了帅帐轻装至清水河畔遥望正北方保定城沉默不语,许久回首南望营地连天际,顿时豪情万丈忍不住长啸一声。

雪地少女穿的好保暖笑起来眼镜像月亮

牛金星在侧微笑道:“主上此行威震天下,满载而归,可喜可贺啊!”

李自成哈哈一笑:“尚可,只是未杀那小太监十足憾事”。

“日后总有机会收拾他”牛金星微微皱眉:“眼下当务之急是南边民乱略显棘手,需谨慎处理,此地既已议定,臣奏请先行南下可否”。

李自成略一沉默,便点头应允,心头也是疑惑,那小太监用的什么阴招引得流民大乱,转眼城了星火燎原之势。

这个问题常宇回答不了,因为他此时并不知乱成什么样,便连始作俑者那个跑江湖的野道人李慕仙都始料未及,自己能掀起这么大的风浪。

话说这货在镇子上临时起意装神弄鬼收了一股流民造势,浩浩荡荡去往藁城然后抢了官仓振臂高呼要活命,要吃饭,要粮食,从者如云,顺势朝真定府府城席卷而去。

府城周围又流民无数,这些家破人亡流连失所的百姓一半是被贼军裹挟一半是断了生计只能跟前乞食求生,半死不活的早已受够了,眼下有人带头搞事情,自然纷纷响应,何况为半仙说了,只求粮食不造反,若是义军不给的凭啥跟他们造反,不如回家种田,不如问朝廷要吃的了。

转眼之间李慕仙就在真定府城外掀起了滔天巨浪,聚集数万流民围城要求放粮否则破门入城,此时他哪里还是个游方道士,摇身一变就成万众敬仰的神仙流,麾下还有一副关二爷模样的法王陈王廷,护法陈所乐,陈汝信,个个武技高超,以一敌十,除此之外挑选流民中的青壮数百人组建护法军,又各种护法分支千余,这些人都是流民中的骨干早已经被李慕仙洗脑,满腔热血要跟着他干大事。

时势造英雄,李慕仙踩准了点顺势成事,速度之快连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马世耀恐其大乱不敢动刀,和颜悦色安抚欲要拖延时间,哪知李慕仙根本不吃他那套,直接动手把出城企图维持秩序的一支人马给干了,抢了兵器更加嚣张,言之不给粮食就撞门,这下惹的马世耀又惊又怒。

恰这时他手下吕不凡在城外寻到帮手谷可成率大军沿河自东而来摆开架势恐吓流民立刻散去,否则杀无赦!

李慕仙早得常宇示意能搞多大高多大,还恨不得他们大开杀戒呢,立刻鼓动怂恿流民不用害怕,贼军不敢杀人,他若真动手了,咱门就和他干,数万人抱成团还怕他们么,打跑他们我们可以自己当家做主,自己分粮食分地。

人,就是那么容易被骗,李自成当年起事用的不就是这招么,数百年后那谁用的也是这招啊,甚至现在的传销组织也是这样洗脑的,就是有信,信的特别多。

眼见流民群情激愤,瞧那架势甚至不惜一战,谷可成也慌了,知道真的动刀后果将会不堪,数万流民杀之简单,影响却极大极坏甚至可以把李自成数年的虚伪努力付诸东流。

不得已遣人至城内和刘芳亮商议,于此同时李慕仙和陈王廷也在密谋,常宇走时曾让其倾尽其力有多大搞多大,火候差不多就遣人给黄得功让其趁乱推进。

李慕仙先前蛊惑流民和谷可成的军队对峙时其实已经做好溜之大吉的准备,哪知贼军挺能忍竟然没动手,便和陈王廷商量贼军既然不动手不如咱们先动手,遣人送信给黄得功让其发兵,趁流民情绪最高最会闹腾时赶紧北上。

马世耀见好言相劝不听,恐吓也不起作用,为平息事态最终表示愿意开仓放粮,在天亮之际流民闹腾了一宿终于等来了粮食,自是欢天喜地,感恩跪谢他们的半仙。

李慕仙凭借一张嘴走江湖,岂能让流民因这么点甜头就偃旗息鼓了,必须得寸进尺,继续搞,搞到贼军忍无可忍动手才好呢。

马世耀虽开仓放粮,可城外有数万流民且附近闻讯而来者越聚越多,他放出不少粮食虽人人有份然则到手杯水车薪。

这点粮食够塞牙缝的么?人心不足,正在兴奋头上的流民稍微一蛊惑便又开始闹腾,甚至开始和城外谷可成人马拉扯,大有要冲营抢劫的架势,把谷可成惊的目瞪口呆,却焦头烂额不知如何处理,只得一边好样劝阻,一边从军营放些米粮出来暂时稳定下局势,急急和马世耀商量要不要杀鸡儆猴,砍几个试试效果。

……………………………………………………………………………………………………………………

感谢书友支持,谢谢大家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