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04.12

看着漫天洗澡水扑面而来,苏辰也是一脸无语。

灵力翻涌,苏辰将漫天洗澡水压制下来,化作一场绵绵细雨降落在地上。

此时虞琉璃才看清苏辰的面容,停下了攻击,迅速拿出一套披风遮住身躯,同时没好气的对苏辰翻了个白眼。

“死变态,居然偷看人家洗澡!”

苏辰汗颜不已:“我哪知道有大中午洗澡的习惯……”

再说我这也不叫偷看啊,我明明的光明正大的看好不好。

“夫君!”

听到动静的桃桃也从隔壁赶来,发现是苏辰,顿时面露喜色,直接扑了上来。

苏辰一把抱住扑面而来的双马尾少女,眼中也蛮是惊喜。

桃桃已经完全化形成功了,小鹿的形态完全消失不见,完全化作人形,只有额头上还有两根小巧玲珑的鹿茸,但并不违和,乍一看仿佛是戴在头上的发箍装饰,很是可爱。

“夫君?死变态简直禽兽不如,桃桃才这么点大,都不放过!”虞琉璃一脸厌恶的说道,并急忙将桃桃从苏辰身上拽了回来,呵护在身后。

结果苏辰还没发话,桃桃就一脸问号的说道:“琉璃姐,为何要拆散我和夫君?打的什么注意?难道羡慕嫉妒我和夫君的感情嘛?”

春天里的婚纱美女饺子清纯气质写真图片

虞琉璃:“……”

她被桃桃这一番话问的哑口无言。

什么情况?

难道他们真的是一对?

说起来,虞琉璃对桃桃也并不是很了解,只是之前碰巧遇见她,见她灵动可爱,便邀请她来叠香园做客,但对桃桃的身份背景她是一无所知,虽然表面上桃桃看起来年龄很小,有些举动都透着一股子稚气,但在修仙界,按外表判断年龄,却是一种非常愚蠢无知的行为。

难道真是我误会了?

“咳咳……桃桃,跟这个姓苏的,当真是道侣夫妇?”虞琉璃抓住桃桃的肩膀正色问道。

桃桃一本正经道:“当然,虽然我和夫君还未圆房,但我曾许誓,此生此生心甘情愿做夫君的妻子。”

“还未圆房?”虞琉璃嘀咕道,暗暗松了口气。

看来苏辰这家伙还不算是丧心病狂。

“好吧,我承认是我冒失了,不过冒然在我沐浴时闯入,依旧是不可饶恕的罪过,作为补偿,要让桃桃留在我这里,不许将她带走。”

在虞琉璃看来,桃桃不管身份如何,真是年龄如何,但心性终归还是太稚嫩了一些,让她长期跟在苏辰身边,就算现在还没遭遇魔爪侵袭,但那也是迟早的事情,所以她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在桃桃建立起完善的自我观念之前,将她保护好,避免被苏辰有机可乘。

苏辰岂会不明白虞琉璃心里的小九九,不过她这也算是为了桃桃着想考虑,出发点是好的,苏辰当然也不会为难她。

“可以,桃桃若是喜欢留在叠香园,我自然不会阻挠。”

顿了顿,苏辰又道:“不过我现在要跟桃桃单独说会话,且退下吧。”

虞琉璃眼神闪烁,似乎在确认苏辰会不会乱来,但仔细一想,苏辰应该还不至于这般瞎搞,便起身告退。

苏辰大手一挥,便带着桃桃来到了叠香园深处的白玉稞稻田之中。

此时叠香园内,已经有三分之一的面积种满了茂密的白玉稞,这些白玉稞在超级肥料的加持之下,长势十分喜人,无论是产量还是品质,都达到极品水准。

目前叠香园专门负责给仙霞派进行育苗,所有产出的白玉稞,都会作为种子,输送到仙霞派,再经仙霞派的大量优质土地和人力去大规模种植培育,眼下种植白玉稞已经是仙霞派最大的收入来源,再过一些日子,种植规模甚至可以追上衡谷宗了。

因为此事,衡谷宗上下把仙霞派都骂了无数遍。

当然,衡谷宗也只敢在背地里发发牢骚,发完了牢骚,还要老老实实将他们辛苦建立的商会渠道分享给仙霞派,帮助仙霞派销售白玉稞。

实在是没办法的事情,为了研究超级肥料的配方,衡谷宗投入了巨大的人力财力,但至今毫无成果,沈财掌教这几年崩溃了无数次,多年积累下来的家底,都快被榨干了。

他对苏辰那可是真的痛恨到骨子里了,可就是没辙,配方在手,衡谷宗想活下去,就必须老老实实给仙霞派当牛做马,被控制的死死的,一丁点浪花都翻不起来。

苏辰牵着桃桃细软的小手,行走在清香四溢的田埂上,苏辰感觉到桃桃的心跳在加速,她似乎有些紧张。

“夫君……母亲大人是不是去找过?”桃桃小心翼翼的问道。

她居然知道慈光圣母去找过苏辰。

苏辰略有一些意外,问道:“怎知此事?”

“前些日子,我在梦中见到娘亲,娘亲传授了我一套功法,还让我与夫君一同修炼。”

“什么功法?”

桃桃踮起脚尖,用她细嫩的食指印在苏辰的额头上,伴随着一阵电流划过,一段信息涌入苏辰的灵魂之中。

“叮,恭喜宿主获得特殊功法《来去之间》,注:修炼该功法,需先领悟时间法则,并且由于该功法的特殊性,宿主无法单独修炼,无法使用技能点进行提升。”

“来去之间:来源于时界的时间系功法,是超越仙级功法的特殊存在,所谓来去,便是过去未来,修成此术,便可掌控时间秩序,跳出时间牢笼的束缚,可以任由去往过去和未来。”

“嘶……”

看到这功法的介绍,苏辰大脑宕机了足足好几分钟。

但看介绍,这功法的牛逼程度,简直世间无双,吊打其他一切功法,他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慈光圣母,居然把如此厉害的功法传授给他和桃桃,还要他们一起修炼?

这份大礼,苏辰却是觉得烫手无比。

“夫君?”桃桃摇了摇苏辰的胳膊,将他唤醒。

苏辰深吸一口气:“桃桃,知道这功法该如何修炼嘛?”

桃桃尴尬道:“完全摸不着头绪,仅仅是修炼这套功法所需的入门条件,我都难以企及,时间法则本就是最难以掌握的法则,别说是时间法则,就是最基础的时间领域,我也只是堪堪掌握了一点皮毛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