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04.08

被枪杀的人是一个商人,在商界有些名气。

随着此人的死亡,叶清雪经营的庄园,就必然遭遇了查封。

生意也跟着一落千丈。

叶清雪倒是不在乎能不能赚钱,她很想知道,什么人这么大胆,敢在自己的地盘杀人。

这件事林飞自然也会知道。

他知道后也是很生气。

根据警方的调查,对方杀人的时候是蒙面,而且是在晚上,走的时候是坐着一辆套牌车离开的。

这样查起来难度十分的大。

林飞就亲自上阵去调查,通过法术跟踪。

他震惊的发现,那辆套牌车在开到荒郊野外的时候,车子突然之爆炸。

车上的人自然死了,这样整个案子就陷入了死胡同。

杀人的人已经死了!

倾洒阳光早安少女惬意温暖私房照

可以定性为仇杀,杀人的人,然后自杀。

这种案例也是屡见不鲜。

但,林飞不会这么定论,他觉得有人故意在暗中捣鬼,不是在针对自己就是在针对叶清雪。

只是,这件事,目前也只能查到这里。

警方也找到了爆炸的车,将案子很快定论了。

之后,叶清雪的田园庄园解封,但是生意淡的可怜。

这里死了人,不吉利,知道内情的人,自然不愿意再来这里。

这是人的心态使然。

就好比买套二手房,如果不知道这套二手房死过人,住起来很舒服。

就算,夜里发出一点动静,也不会多想,认为是虫子呀,电器之类的冒出来的动静。

如果,知道这套房子死过人,夜里听到动静,就会自然而然的朝着闹鬼的方向去想!

这种现象,在心里学上叫做心理暗示。

瞧着自己投资了几个亿,才回本了三分之一,生意就这样变得冷清了,叶清雪确实有些不甘心。

林飞看着叶清雪难过,宽慰道:“大不了咱不干这行了,又不是没钱。”

“这已经不是钱的事情,总觉得心里不舒服。”

“那,有什么好的办法,让生意好起来?”

“要不,玩点新花样,让我的庄园开始飘雪?这对来说不难!”

林飞将叶清雪搂在怀里,哈哈一笑。

“求我呀,求我我就为去做。”

“我咬!”

叶清雪趴在叶清雪的脸上就是一口。

这时林淑童刚巧一下跳进了客厅,看到老爸和大妈竟然敢羞羞的事情,捂着小嘴嘻嘻嘻笑了。

叶清雪慌忙离开林飞的怀抱,满脸羞红。

这可是在孩子面前,实在是太……

林飞干咳一声,坐正了,板着脸教训。

“这孩子,进来怎么不敲门?”

“切,还怪我喽!这是公共场合,们做亲密的事情,回屋里锁上门。”

被女儿怼得有些哑口无言,林飞只能讪讪一笑。

林淑童嘻嘻一笑:“上梁不正下梁歪,小心我学!”

“敢!”林飞一瞪眼,林淑童脚底抹油,哧溜跑了。

……

“威盛酒吧,一套大型的房间内。

这里特别的安静,威盛酒吧的老板,威廉姆斯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不时抽一口雪茄。

旁边,陪坐着两个大美女,一个比一个丰满。

威廉姆斯那碧蓝的眼睛之中,漂着舒服和惬意。

接着,他来了一个动作,其中一个女人懂,上去给他口……

站在威廉姆斯对面的华夏男子黑虎,望着这个老外如此放、荡,嘴角都是一抽。

“老,老板,交待的事情,大功告成。叶清雪的庄园已经黄了!”

“舒服!”威廉姆斯放、荡地笑着,“做的好。在坐下一个局,让林飞跳进去。我一定要弄死他!”

“是老板。”黑虎答应着,看着老板摆手,他退了下去。

临走,还多看了几眼,那女人的嘴真性感!

很快,黑虎的人找上了姜丹。

姜丹被人强行带走,蒙上了眼睛扔到了车里。

这种绑架,姜丹自然没经历过,吓得直哆嗦。

“们……们干什么?我要钱没钱,要色没色。”

对方不说话,无论她怎么叫,对方没有一个人搭话。

接着,她就感觉行了很远的路,再接着车停下了。

她被人拉着,下了车,然后走进什么地方也不清楚。

等她被摘下眼罩的时候,眼前是一个宽敞的大厅。

大厅内摆着真皮沙发,摆放着长长的牌桌。

牌桌的另一端已经坐着一个中年秃顶的男子,男子不是别人正是黑虎。

“……们想干吗?”

姜丹吓得哆嗦着,望着,七八个男人贼兮兮盯着自己,她感觉浑身冰冷。

他们要是全部都是畜生,把自己给……轮了……姜丹越想越害怕,手心都冒着冰冷的汗水。

“们怎么这么没礼貌,快给姜小姐松绑!”

黑虎假惺惺笑着,训斥自己的小弟。

其中两个小弟,为姜丹松绑。

黑虎伸出一只手,示意姜丹坐在牌桌的对面。

“姜小姐喜欢玩诈金花,还是梭哈?”

“我……我什么都不玩,我不会!”

“这可不行。”黑虎笑眯眯地盯着她的胸口,“若是不玩,我就让这些兄弟玩。”

“……们……们这是犯法!”

“哈哈哈……”

众人哄笑,就好像看一个小朋友在做特别单纯的事情。

“姜小姐可真幽默,我们的老本行就是杀人越货。问问我这些兄弟,谁手上没有一条人命?”

“和我们**,讲不通的。”

“我……我真的不会!”姜丹浑身哆嗦。

一个柔弱的女子,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面对八个不怀好意的陌生男人。

害怕是必然!

“没事,我可以教。只要赢了我,我会毫发无损的放走。”

说着黑虎一摆手,他身旁的小弟会意,立即提出一个箱子,然放在了姜丹的面前。

那小弟打开箱子,里面全是一叠叠的美金。

“这是一百万美金,当作的赌资。这是我借给的!”

黑虎笑得很和蔼,“别怕,我这个人虽然坏,却很将规矩。只要赢了钱,我会让带走,而且,会让兄弟们送离开。”

“我……我要是输了呢?”

闻言,众人又是一阵哄笑。

“当然是给钱,我会派人到家去取!”

“啊,我不赌,我没那么多钱!”姜丹吓得转身就要跑。

她怎么可能跑得了。

被人给推了回来。

黑虎猛然一拍桌子,“既然不赌,扒光衣服,玩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