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04.08

幸福宝app丝瓜

【 .】,精彩免费!

阿汝披衣而起,却只穿着外裳,里头的衣物丢弃在罗汉床上,充满了惹人遐想的气息。

她绕过去在安王的后背伸手缠着他的脖子,把他的头压往胸前,闭上眼睛轻哼了一声,倒是有些意犹未尽的模样。

安王一手抓住她的手腕,拽至身前,邪肆地捏着她的下巴,盯着她。

阿汝跨坐在安王的腿上,眸眼波光潋滟,脸色泛红,娇声道:“王爷方才回来,不着急说那些。”

她的唇探向安王的耳旁,呢呐道:“王爷,在军营里头,可曾想过我?”

安王搂住她的腰,邪气一笑,“若不想着,怎回来就先宠幸了?”

阿汝轻笑,伸手褪去外裳,刚想压过去,安王却道:“还没说案子的事情。”

阿汝掩住眼底的失望,道:“王爷放心,这案子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屠夫,任何人侦办,都会把屠夫当成凶手,等他把屠夫斩首之后,我会让凶手前去自首,届时,太子错判案子,枉杀无辜,京兆府尹一职保不住不说,名声也会大跌。”

安王很是满意,随即又问:“可都周全了?那凶手愿意自首吗?”

“王爷放心,他已患了绝症,死是迟早的事情,我给了他五千两银子作为安家费,他会自首的。”阿汝道。

安王听得此言,才放心下来,道:“本王得先出去一趟,找外公说点事,晚些再回来,命人告知王妃一声。”

高颜值成熟御姐性感红唇热情似火照

说完,他便推开阿汝起身了。

阿汝伸手拉住他,双手缠上他的腰,“王爷,您在军营这么些日子不近女人,莫非就不想与我多温存片刻么?”

安王眸子一沉,“本王还有事,晚上回来再说。”

说完,推开她大步走了。

阿汝失望地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心里又失望又难受。

她已经等得太久了,已经等到心烦气躁,他时而热情,时而冷淡,叫她很难接受。

还有,王妃如今已经有孕,如果诞下麟儿……

她看着罗汉床上的衣裳,眸子倏地一冷,把衣裳裹紧一些,到门口吩咐侍女,“去请王妃过来一趟,便说王爷回来了。”

侍女怔了一下,“但是,王爷已经出去了。”

阿汝冷声道:“叫去便去,哪那么多的废话?”

侍女应声,想过去收拾一下罗汉床,却被阿汝厉声喝止,“去!”

侍女素来怕她,听得她发怒当下不敢耽误,马上转身便去。

安王妃还在午睡,被侍女唤醒,听说王爷回来了,便马上起身更衣。

贴身伺候的侍女阿彩觉得有些奇怪,道:“王爷方才来看过您,知道您在午睡不忍打扰,怎地现在又叫您过去?”

安王妃听得王爷来过,不禁埋怨她,“王爷回来怎么不叫我?快快更衣。”

阿彩笑道:“是王爷不许叫您的,心疼您呢。”

安王妃白净的脸上浮起一丝红晕,眉目里尽然是喜悦甜蜜,“可他难得回来一趟,我巴不得时刻都呆在他的身边。”

她换好衣裳,便马上带着阿彩过去了。

到了书房,见书房大门半掩,她叫阿彩在外头等着,自己推门进去。

书房里已经烧了炭炉,屋中暖和得很,她没见到安王,却看到阿汝躺在罗汉床上,衣衫不整,露出酥肩,发丝垂下,极显妩媚。

听得推门声,阿汝慢慢地抬起头,轻笑着,“不是说先去吗?怎又舍不得我……是王妃?王妃怎么来了?”

她坐起来,衣裳滑下,她本就只着外裳,这般坐着,里头什么都瞧见了,安王妃看着掩映下她曼妙的身姿,脸色顿时煞白。

这屋中的暖眛的气息,她自然知道意味着什么,又不是才做人家的妻子,地上胡乱丢弃的毛巾发出的气味也十分熟悉。

她难堪地转身,“王爷呢?”

阿汝神色自得,慢慢地穿好衣裳赤脚落地,淡冷地吩咐阿彩,“把东西收拾一下,王爷方才走得急,我身子有些酸痛,就想着多躺一会儿没起来叫人收拾,没想王妃过来了。”

安王妃眼底有热浪涌出,她早知道安王与阿汝之间的事情,她也说过要把阿汝收房,但是王爷不同意。

她不介意?她介意,但是每个男人都是一样,尤其他是亲王,肯定会三妻四妾的,早已经给自己做好了心理准备。

但是,在这么幸福甜蜜的时候,让她看到这一幕,再看到阿汝姣好的身体,她觉得锥心刺骨的痛在慢慢地散开,连小腹都忍不住一阵揪痛。

阿彩没过去收拾,而是扶着王妃,见她面露痛哭之色,忙道:“王妃,您没事吧?”

安王妃努力地抬起头,忍住心头的难受道:“没事,我们走吧。”

她声音还是做不到平静,哽咽且气愤。

阿汝已经穿好衣裳,走到安王妃的面前,“王妃,不舒服吗?要不要给请大夫?”

安王妃看着阿汝那张精致美丽的脸,再想起方才自己梳妆时候看到镜子里头的脸,哪里能比?她远不如阿汝好看,且她又那么能干,难怪王爷会喜欢她的。

这般想着,心头更觉得悲痛,小腹的痛感也越来越明显,她攥住阿彩的手腕,咬牙道:“我们走。”

阿彩忧心如焚,扶着她回了屋中,见她痛得厉害,便马上叫人请大夫。

府中便有大夫,马上背着药箱过来,幸亏只是一时激动愤怒导致肝胆郁结,扎针之后就缓过来了。

大夫开了保胎的方子,千叮万嘱不可再刺激王妃。

但是,大夫刚走,阿汝便来了。

阿彩虽然怕她,但是护主心切,把她拦了下来,“还来做什么?”

阿汝站定脚步,看着安王妃,问道:“王妃,阿汝得罪了吗?”

安王妃别过头不语,只觉得刚压下来的气血又开始翻涌了。

阿汝淡淡地道:“让王妃动了胎气这个罪名阿汝担不起,阿汝不知道哪里得罪了王妃,还请王妃指点,如果真有,阿汝请罪便是。”

阿彩气道:“还说?和王爷在书房里头……们又为什么叫王妃过去?”

阿彩这么说着,安王妃听得难堪,一时忍不住又落泪。

阿汝奇道:“竟是因为这事?王妃,阿汝只是浮萍女子,在这王府里头,得王爷和王妃看重才能在书房伺候,阿汝没有名分,至于方才在书房里头的事,王爷正值年壮,长期留在军营,回来之后王妃又怀了身孕,不过是拿阿汝发泄一下,王妃竟因这事而不高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