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04.07

三日后,山峪关。

议兵之处,秦军众将齐聚,个个身穿盔甲,腰挂战剑,分左右而站,宜阳郡守章公佑也在其中。

帅案后,苏毅阴沉着脸,正冷冷盯着站在中间的贺真:“匹夫胆大包天,安敢违抗军令!?”

后者闻言,马上说道:“苏帅明鉴,末将不敢违抗军令,只是就这么放弃宜阳,我甚为不解。”

“你不解?”苏毅被气笑了,毫不客气的说道:“这是军令!军令之下,没有任何理由!”

“是,末将知罪。”贺真一低脑袋。

“来人!”

“在!”两名侍卫立即跨步入内。

苏毅怒气不消,一指贺真:“将这匹夫拖下去!斩首示众,以明军法!”

啊!?众将闻言,都吓了一跳。

可侍卫不管那么多,主帅有令,当即一左一右,就要架住贺真。

“且慢!”彭双站了出来,正色说道:“贺将军战功卓著,与我等同袍多年,杀了多少敌人,岂能因一时之错,就将其斩首。”

元气少女长发飘飘白嫩肌肤吃早餐私房写真图片

“是啊苏帅,贺将军忠心耿耿,若死于军令之下,无异于亲者痛、仇者快啊……”

“今敌军将至,临阵斩将,恐军心动荡,实乃大忌啊……”

“请苏帅三思……”

左右众将都站了出来,开始七嘴八舌,纷纷为贺真求情,从中不难看出,贺真这个人,是值得肯定的。

这时候,章公佑也站了出来,拱手说道:“苏帅息怒,贺真将军虽违抗军令,但他的出发点,是站在我军的角度考虑,是为不愿丢地,此,足可见将军拒敌之心,苏帅当明此事,不可折我良将啊……”

众人皆求情,贺真心生感动,亦连忙单膝跪地,插手说道:“苏帅!末将跟随大王,征战数年,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可即便要死,也宁愿死于沙场,马革裹尸,不愿憋屈的死在军令之下啊!”

苏毅脸色依旧阴沉。

直到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挥了挥手示意侍卫退下,接着冷冷说道:“贺真!若非众将和章大人求情,定不饶你!你这颗人头,就先寄在这里!令你将功折罪!”

“是!多谢苏帅!”贺真面露惊喜,众人也都暗松了一口气。

不要以为苏毅是开玩笑的,他是真有斩了贺真之心。

等此事了后,他又看向了章公佑,说道:“关于宜阳之事,本帅不得不问一下章大人,为何要将百姓,带至关内。”

“这并非下官所为,而是百姓们自发逃离宜阳。”章公佑道。

“即便如此,那也不能任由他们,这些百姓,都不是我老秦人,而是以前的晋人,不必在意他们的死活。”苏毅道。

“这,这是我秦国治下的子民,怎能以地域而论!他们逃向关内,不正是说明了我秦国政策深得民心吗!苏帅何出此言!”章公佑争辩道。

“本帅不管政治,只管军事,章大人可知,这些流民里面,掺杂了多少敌军细作?”苏毅凝声说道。

“这,这……”章公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好了!”苏毅打断他道:“这些流民,已经入关了,有一些敌军细作,那是肯定的,不要让他们靠近我军营地,另外,本帅会给章大人抽调一支部队,将这些百姓送到后面去,别让他们在山峪关附近碍事。”

“这……是,下官知道了。”章公佑拱手弯腰。

说完这些,苏毅又环视一周,开门见山道:“现在议兵,根据我军情报,三十万灵军,已差不多进入宜阳,吴楚两军,也正在向山峪关进发,以目前速度来看,大约,五日之后,联军将会师关外,兵临城下。”

“山峪关外,地势开阔,并无要塞据点,以联军兵力优势,为防四面包夹,我军不宜在关外与之决战,这也是大王为什么要放弃宜阳的原因。”

“而山峪关,得天独厚,扼守险要,为我秦之屏障,只要我们守住了这里,联军将寸步不进,列国自疲!”

说完这些,他又扬声喊道:“高盛!”

“末将在!”后者连忙出列抱拳。

“礌石滚木,都准备的怎么样了?”苏毅直接问道。

“回苏帅,经战前准备,已采石千余,皆已送往前线城防,可作随时备用。”高盛回到。

“这些还不够,告诉平沙县令,让他征调县内民夫,继续采石,送至我军。”

平沙县,离山峪关几十里地,是入关之后,经过的第一座城池,高盛闻言,也当即领命:“诺!”

“王霖!”苏毅又喊。

“末将在!”

“火油准备的怎么样了?”

“回苏帅,已收集六百四十一坛,皆囤积军中,随时可用。”

“不够,马上传书关内各地县令,让他们着手收集百姓家中火油,一一送往前线,越多越好,告诉这些县令,这是战时军令,违令者斩!”

“诺!”

“军需官!”苏毅再喊。

“末将在!”

“粮草军械,可准备妥当?”

“回苏帅,第一批粮草,可供三月之用,军械完备。”

“箭支如何?”

“三十万。”

“远远不够,上报大王,请求加调强弓劲弩。”

“诺!”军需官抱拳领命。

他接连问了三个问题,每每都说不够,众将不由互相对视了一眼。

苏毅则是站起了身,正色说道:“这场战争,非一月两月可结束,列国联合,精锐尽出,意在窥我大秦!也必将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恶战!列位当知,这不仅是秦国之战,更是打垮列国的最好时机!”

“此战,一旦我大秦胜利,从此以后,列国将再无伐秦之力!以君上之雄才大略,也必将一统天下!”

“诸位想想,届时,大王扫平列国,加尊九五,开创新的帝国,尔等!就是帝国元勋!”

这饼画的,对众将来说,无疑是振奋人心,人们闻言,也都面露激动,纷纷腰杆一直,精神大振。

苏毅再次环视一周,震声说道:“我等战心,毋庸置疑!我军将士,亦是士气如虹,因而,敌军虽众,亦不足惧也!”